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终章(1 / 2)



住宅区的深处有座小森林。



高耸的树木茂密丛生,淡淡的阳光筛过枝叶洒下来。



沿着坡度和缓的斜面走去,会有条一路延伸的石板道。登上石板道后,可以见到一座朱红色涂漆都已剥落的古老石制鸟居。



「这种地方也会有神社吗……」



我轻轻喘着气,抬头仰望鸟居。



一只灰色的猫头鹰乘在我肩膀上。它就是秋希的伙伴黑铁。



包括冬琉会长与塔贵也在内,除了秋希外,谁也不愿亲近的这只黑铁,不知为何特别喜欢我,也肯吃我喂的食物。因此在秋希出院前的这几天当中,它就暂时交给我照顾了。



秋希所受的伤幸好并不致命。兵器人偶的炮击并没有直接命中,只是掠过她的侧腹部而已。



尽管一度由于大量出血而有生命危险,不过当我们去探望时,她在大家面前又露出了平日的从容表情,我们送去的苹果她也连皮一起啃掉了。



不能带刀进医院真是太不方便了——这是秋希的说法,不过那种东西当然不能带进来罗。所以也就是说,她平常都是用日本刀削苹果吗?



附带一提,即使组合小屋被夷平,塔贵也依旧存活的理由是——地道。



在橘高家客厅的挂轴后方——有一条隐藏的通路,那里通向塔贵也的组合小屋地面下。仔细想想,他都已经对我们警告「财团」的动向了,不可能悠哉地睡到攻击来临之前吧。



之后,在我们探望秋希的回程上——



阿妮娅硬是把我跟嵩月带到了这间神社。



「这鸟居……总觉得好像很眼熟……」



对这座外观并没有什么特征的鸟居,我却产生奇妙的既视感喃喃说着。



我觉得自己以前在哪里看过长得一模一样的鸟居,只不过那座鸟居并不是在神社门口。过去曾在这个场所祭祀的神,已经搬到其他地方共同祭祀了,只留下鸟居这个神社的遗迹而已。「啊……」



嵩月出声了。鸟居的中央有一块雕刻的石板,涂漆已经剥落,不过文字还勉强读得出来。那上头所标示的神社名称是——



「嵩月神社……」



我喃喃念出那个名称,原本中断的记忆丝线终于串联在一起了。



在鸟居后方可以看到并非神社本殿而是能乐堂的踪影。至于一旁则是间小巧玲珑的茶室。



我确实看过这里。



此处是潮泉老爷爷在后山建立的神社遗址。也是「第二轮世界」中嵩月居住的场所。



这么说起来,嵩月本人也提过,这个世界的她并不是恶魔,而是神社的女儿——



「这里是嵩月神社的后殿。平常不会有参拜的客人过来,算是隐藏的神社吧。」



阿妮娅用冰冷的声音说明道。



这个场所的存在好像就连嵩月都不知道,她面露些许不安的表情,环顾寂寥的神社境内。看见她的反应,阿妮娅用有点讽刺的口吻又道。



「看见祭祀在里面的主神……我想你会大吃一惊吧。」



「主神?」



「是啊……走这边。」



阿妮娅对追问的我点点头,径自绕到了能乐堂的后方。我则跟嵩月并肩,追逐那位娇小金发少女的脚步。



大伙暂时保持无语,神社境内只有我们踩着白色小石子的声响。



「我啊,大概是喜欢上了智春吧。」



阿妮娅突然说出这番话。



「……耶?」



我惊得停下脚步。为什么要选这个时候告白?嵩月也睁大双眼屏住呼吸,阿妮娅这时才发现自己失言了。



「别搞错了,笨蛋。我指的是这个世界的原版智春……也就是你称为夏目直贵的那个男人。」



阿妮娅脸红红地赶紧订正道。不知为何,我觉得这点意外地可以理解。不过你别故意说些会让我引起误会的话好吗?



「是吗。也对,阿妮娅,你从以前就认识哥哥了啊。」



阿妮娅在跟我邂逅前,与自称夏目直贵的那个人——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原版智春就已经是朋友。我会有这种感觉好像有点奇怪,不过就算她对那个男的有好感,我也不意外就是了。漫长的沉默再度造访,最后阿妮娅终于点了点头。



「没错……于是我就这么杀了他。」



「阿妮娅?」



我不明就里地注视着她。夏目直贵是在我面前被枪打死的,跟阿妮娅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点阿妮娅应该也很清楚才对。她完全没有任何责任——



「制造机巧魔神的人——是我。」



阿妮娅以缺乏温度的透明声音自白道。我的心脏猛烈地跳了一下。



「耶?」



「五年前……我一个人飞来这个世界后,经常出入某研究机构并设计了机巧魔神。我用上了在『第二轮世界』学到的知识。」



「……」



我想起来了。年仅十岁的天才少女阿妮娅,是以务被洛高第三学生会请来。恐怕当时,她就是世界上最熟悉机巧魔神运作原理的人物之一吧。



阿妮娅明白机巧魔神的构造,毕竟她在「第二轮世界」看过完成后的机巧魔神。因此阿妮娅可以在这个世界设计机巧魔神。



她所研究的机巧魔神这个对象,其实就是未来她自己设计出来的。



接着她把机巧魔神送入了「第二轮世界」。



那就是只有「第二轮世界」才存在机巧魔神的理由。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佐伯哥所言完全是真的。



所谓的机巧魔神,是人类借用恶魔技术所诞生出的机械驱动人造恶魔。也是掌握世界这个系统的盲点后,所开发出的秘技。



「不过……为什么……」



我不禁出声问道,但我马上就后悔了。



这件事我一开始就知道了才对。是为了拯救即将毁灭的世界。为此阿妮娅才非得制造出机巧魔神。



以自己最亲的人灵魂为代价,制造出可以实现愿望的残酷人偶——



「慢着。既然如此,把钢给这个世界夏目智春的也是你罗,阿妮娅?」



察觉到更为残酷的事实,我不禁声音粗哑起来。阿妮娅丝毫不撇开视线地点点头。



「以结果而言,确实是这样。」



「那你应该知道……我老哥……不,这个世界的夏目智春会被杀掉的事吧……」



「我知道。」



阿妮娅以我不熟悉的成熟声调回答我。



「那你为什么……」



「没有其他方法了。因为他在『第二轮世界』被塔贵也杀掉,我才能飞到这个世界,并制造出机巧魔神。如果他不在那里死亡的话,历史就会乱掉,机巧魔神也不会诞生,拯救世界的方法就消灭了——」



垂下双眸的阿妮娅,嘴唇吐出白色的水蒸气。金色的浏海透过阳光摇曳着。



我不知为何想起了六夏所说的话。她是这么说的。洛高的魔女,是夏目智春的女朋友——



六夏并没有对我说谎,至少有一半没有。阿妮娅的确喜欢智春,结果她却必须制造会导致他死亡的道具。



「老哥……难道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因此而死的事……」



听了我这无情的质问,阿妮娅点点头。



「当然,他早就做好觉悟了吧……不过,他还是做了努力来尽量避免那种结果……」



我闭上双眼,回溯记忆中直贵的行动。在洛高建立名为科学社的组织。把机巧魔神交给我。对环绪姐异常冷漠的态度——如果直贵一开始就明白自身的命运,这一切都能获得解释了。



包括他把阿妮娅找来洛高,还有让她借住在鸣樱邸。



「不过……那像伙应该是认为,就算会走到最糟糕的地步,也只要犠牲自己就够了……」



阿妮娅突然改变语调。



「咦?」



「现在还来得及,智春。直贵他在自己死前已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所以你尚未失去自己想守护的任何一个人。当然,奏,也包括你在内。」



阿妮娅停下脚步,这里是能乐堂后方的一座土墙仓库前。她把手放到门上,金属绞链发出摩擦声,门缓缓地打开了。



「至于为什么奏能以普通人出现在这个世界——就让我说明理由吧。」



打开的门缝射入了光线,照亮里头的黑暗。



我只能傻傻站在仓库门口不动。



这座仓库里存放的东西,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半年多以前,我第一次造访嵩月家的时候,就曾偷偷看过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