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序章(1 / 2)



台版 转自 负犬小说组



图源:ma0575



录入:过桥米线



那是我熟悉无比的景色。



在宁静的住宅区里混入了一间令人不快的建筑——一栋红砖造的古老西洋宅邸。



庭院中,一棵冬季枯萎的巨大樱树,仿佛被抛弃般孤零零地伫立着。



生锈的门扉,以及聚集在屋顶的乌鸦群。明明尚未日落,这间采光差的屋子周围就显得昏暗,隐约营造出一股荒废的气氛。



会被邻居说是鬼屋而让人感到恐惧万分也是理所当然的,光是看就觉得这房子很阴森了。不过,那对我来说却是熟悉无比的景色。



鸣樱邸——是这栋西洋宅邸的名字。



「总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恶梦啊。」



穿过这栋外观活像恐怖片造景的大门时,我低声喃喃道。



眼前的这栋建筑,在我的记忆里,应该已经毁坏不存在了才对。它被大量的炸药夸张地夷平了。那才不过是两天以前的事。



然而如今我眼前却存在着毁坏之前的鸣樱邸。



那跟我住在里头时的外观几乎一样。杂草丛生的庭院,褪色的红砖墙。还有那扇仿佛进入里面就会被诅咒并再也出不去的玄关大门。



不论哪一点,都跟我记忆中的鸣樱邸一样。



如果这是普通的现实那就好了——



仅有一瞬间,我如此幻想着。



直到刚才为止,我的那些记忆,都只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恶梦——



望着貌似一如往昔的鸣樱邸,我真的陷入了那种错觉。



「喂,操绪……」



我无意识地、用平常的口气呼唤她。



但操绪并没有任何回应。理应不论何时都紧缠我的那位「自称」是守护灵、过去曾是我青梅竹马的幽灵少女身影,在哪里都找不到。



事实残酷地告知我这才是现实……



这一切并不是梦。



「……」



没错,我也知道这并不是一场梦。



我隐藏在制服下的手臂,目前还绑着绷带。



这是为了照顾「非在化」发作的嵩月时,我所受的伤。痊愈中的烫伤又痒又痛,告诉我那段记忆并非幻想或是白日梦。



朱里学姐在我们面前被杀了。



雪原瑶的机巧魔神《白银》被破坏,内部封印的副葬处女也被消灭了。



我称为哥哥的那个男人也跟着死了。



此外,我的机巧魔神《黑铁》受到重创,操绪无法回应我的呼唤。



结果我却没陷入悲伤或变得方寸大乱。



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的心无法反应过来,就好似被冻结了一般。包括那些离谱至极的异常、唐突,以及非现实。



那些原因——可能才是这熟悉的鸣樱邸景象让我感到困惑的理由吧。



我身上的物品,只有放了一点点现金的钱包、行动电话——还有一把钥匙。



那是一把黄铜制的陈旧钥匙。属于我那个世界里——被爆破后消灭的鸣樱邸钥匙。处于这种类似既视现象的奇妙感受中,我将钥匙插入眼前的玄关门。



钥匙与门锁恰好吻合。简直就像原本就配合打造的真品一样。



果然,这里跟我所知的鸣樱邸是同一栋建筑。



有了这种实际的感觉后,我打开玄关门。



在无人的昏暗屋内,门转动时发出的剌耳辗压声响彻着。



宅邸的格局,跟我记忆中的鸣樱邸也完全相同。



尽管对擅自闻入有点迟疑,但自己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这么做是无可奈何的——我如此解释给自己听。



如果这里是我想像的「第一轮世界」,那恐怕应该没有人住才对。身为这房子居民的另一个我——叫夏目直贵的男子,已经不在这个世界里了。他突破类似世界边境之类的玩意儿,在大约五年前就已经移动到「第二轮世界」才对。



但即使如此——不,应该说正是由于如此,这房子会留下一些线索的可能性也很高。



包括第一轮世界灭亡的理由,以及直贵在第二轮世界打算做什么……也许这边有线索可以解开那些谜题。



结果……



「唔哇……!?」



我充满希望地打开客厅门之后,不禁发出了尖叫声。



在杂乱而昏暗的客厅内,有无数颗眼睛被窗外射入的夕阳照亮。



那些缺乏感情又无机的眼球,正无言地注视我。



数量有上百。不,搞不好有两百对吧。



金色。银色。鲜红。青色。灰色。纯白。还有漆黑的。



如宝石般闪闪生辉的眼球,几乎把房间墙壁全都遮蔽了。



假使是胆小的人,光看到这样的光景就会陷入恐慌吧。就连情绪依旧有点麻痹的我,都因动摇而心脏激烈跳动起来。倘若这里不是我熟悉的鸣樱邸,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夺门而逃。



「人……人偶?」



眼睛终于适应昏暗后,我也察觉了那些眼珠的真面目。



拥挤并排在客厅墙上的,全都是人偶。那些少女人偶们都穿上了豪华的礼服。大小并不统一,不过以身高六十公分左右的最多。它们就像真正的少女那样,坐在架子上,眼睛眨也不眨地俯视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人偶……?」



我困惑地环顾屋内,抱头苦思起来,完全无法理解这光景的意义。



古老的西洋建筑里,放着无数的古董人偶。要说很搭确实也没错,不过就算要归类为疯狂人偶迷的收藏品,这数量也太多了吧。我根本无法想像是为了什么理由要收集这么多人偶。



人偶看不出来是要拿去贩卖的,但也不像第二学生会的杀人人偶那样,内部隐藏着机关。



尽管数目非常多,但人偶本身并不奇特。



难不成,「第一轮世界」中的我是个重度的人偶爱好者?光是想像这种可能性,就让我的心情凝重起来。



「该不会……其他房间也都像这样吧?」



我抱持轻微的不安,赶紧移动到下一个房间。鸣樱邸尽管是陈旧不堪的宅邸,但房间的数量倒是多得吓人。



「唔……」



结果踏进隔壁房门的瞬间,我再度倒抽了一口气。



在房间内遍布各处的,又是彻底超乎我预期的光景。



这里有一大堆数学公式。



包括桌上摊开的笔记本。地板上堆积如山的外文书等等。当中密密麻麻记载的,全都是漫长巨大的数学算式。



不论怎么看都不像高中生等级的数学。而是会让人联想起※黎曼猜想或※杨—米尔斯理论等超复杂难解的问题。且公式光是写在笔记里还不够,就连房间墙壁跟天花板上,都写满了不知该如何阅读的记号与怪异算式,那些细小的文字每一笔都是狠狠使劲画上去的。这光景隐约散发出一种病态的气氛。(译注:黎曼猜想,德国数学家波恩哈德·黎曼于一八五九年提出,数学中一个重要而又著名的未解决问题;杨—米尔斯理论则是指物理学家杨振宁与R.L.米尔斯在一九五四年提出的理论物理学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