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章(1 / 2)



“Keema Cuny(印度肉末咖哩)中的Keema这个字,在北印度语中就是‘碎屑’的意嗯。”



在香喷喷的一大盘家庭料理前,加贺篝隆也开始炫耀他的学识。



“在印度因为宗教上的理由经常用羊绞肉为素材,但用鸡肉或猪肉替代也是很好吃的。尤



其这锅并不是用市面上贩售的咖哩块,而是以祖传秘方香料所煮成的杰作……就连搭配用的番



红花饭也演奏出极其合谐的曲调。”



“是喔……”



我盯着对方递出的那盘咖哩,依旧处于轻微混乱的漩涡中。



正如加贺篝本人所言,这是一盘加了绞肉与豌豆的正统咖哩。不像市面上所贩售的速成加



热食品,这可是用精心挑选过的食材,在现场料理出来的。



就连他所说的那种饭都香气逼人。幸好有准备多余的份量——加贺篝二话不说便在我跟嵩



月面前各端出好丰盛的一盘。



“怎么样,少年,你想吃吗?还是说你习惯在吃咖哩时配其他食物?那可不行。那么做是



邪魔歪道,果然吃咖哩就得配米饭才对。”



“不……我不是那个意嗯。”



虽然我确实习惯在吃印度咖哩时配其他食物,但现在不是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



“为什么我还能在这里悠闲地吃咖哩呢?”



我自己都对这个脱口而出的愚蠢问题厌到全身没力。在这种危险的遗迹深处,还有学生联



盟的GD追击下,朱里学姊又行踪不明,加上我跟嵩月差点丢了小命。任谁都无法在这种状态



下轻松地享受咖哩吧?



但加贺篝的从容态度并没有改变。



“呼……不吃饭肚子就会饿吧?就算是魔神相克者也需要吃饭跟睡觉。”



“唉,你说的是没错啦。”



话说回来,从白天的退潮起算,他们应该已经在遗迹里调查半天以上了。这种时候需要适



度的休息,我多少可以理解。



我们能大致平安地进入这,也都托了他们先一步排除遗迹防卫机制的福。至少关于这点我



必须感谢他。



“可是为什么要吃咖哩呢。特地在这种地方大费周章……”



“日本风格的咖哩是当初海军为了让军队食用所开发的产品。探索炮台的地底下时,吃这



个不是很应景吗?”



我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关联,但野外露营时的必备美食确实是咖哩没错。



“克莉丝对吃的又特别讲究,因此关于味道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你不必客气,趁热吃



吧。”



加贺篝接着就不理会沉默的我,迳自吃起他的晚饭。克莉丝汀还帮在场的大家都准备一杯



凉水。请用——只见她对我露出微笑。



我只好无奈地坐在椅子上,手握汤匙。



“那个……关于我刚才的问题,请问你有听到吗?”



加贺篝一边吃着咖哩。



“有啊。你是指我们正被学生联盟的GD追击吧?他叫什么名子来着?就是那个传说中是



个乳臭未乾小鬼的……※犬冢?犬江?”(编注:为读本“里见八犬传”登场的角色姓氏。)



“他姓里见。里见恭武。”加贺篝一个字也没猜对嘛。“那家伙把阿妮娅掳为人质了。”



“然后?”



在香辛料的刺激下,偏着脑袋的加贺篝眯起了眼。我对他的反应感到很不满。



“什么然后……?阿妮娅是克莉丝汀小姐的妹妹。那个小朋友可是为了找姊姊才追你到这



里来的……!”



呼——加贺篝发出漠不关心的声音。



“所以,少年,你希望我怎么做?”



“耶?”



面对无言以对的我,加贺篝投以非常清醒的视线。他这副模样还真有点恐怖。



“你希望我去救阿妮娅吗?”



“呃……”



“别搞错了,我并不是那个小妹妹的监护人。如果她真的遭遇危险,也是因为你们让她擅



自跑到这里的缘故——不是吗?”



这种毫无破绽的言论让我无法反驳。加贺篝说到这再度“呼”地微微露出苦笑。



“为什么你当初不阻止她,少年?因为讨厌还是害怕?由于自己无法负担责任才推到别人



身上,这跟你口中的小朋友有什么不同?”



我无言地吃着加贺篝请的咖哩。虽然美味但也很辛辣,这种辣让我差一点就要喷泪了:责



任感比我还强的嵩月此刻也死命咬着嘴唇。



只有操绪露出反感强烈的表情。



“克莉丝汀小姐……你也同意吗?”



她瞪着那位身着围裙的金发美女问。



与加贺篝缔结契约的这位恶魔女性有点惊讶地抬起头,她那张充满贵族气息的美貌脸孔浮



现了如梦似幻的微笑。



“妹妹仰慕我,这让我很开心。”



她以跟阿妮娅类似、带有一点外国腔的日语回答道。



“但我不能为了妹妹让隆也遭遇危险。如果有人要妨碍隆也,就算是妹妹我也无法允



许。”



再次伏下寂寞的眼睛后,克莉丝汀·福尔切摇摇头。



操绪正想要再度出言反驳,却被对方以平静发出的叹息声制止了。



“请不要误会。隆也虽然具备了强大的力量,但同样地也必须支付相等的代价。那种力量



不能浪费在任何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我与隆也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她倏地抬起自己的右手,眼前的光景让操绪顿时失去血色。克莉丝汀纤细又滑顺的肩膀



上,已经出现一块毫无色素、如玻璃般的透明部分。



在蜡烛的火光反射下,那块部分露出了美丽而耀眼的矿物质感。模样就像是人工制造出的



产物。



大概是因为急遽抬起手的缘故吧。她那玻璃状的皮肤表面突然崩落,碎片就像沙子一样洒



落下来,绽放着着原有的微弱光芒。最后,玻璃碎片便如冰晶般溶解于半空中。



“非在……化……”



嵩月以气音喃喃说着。克莉丝汀听了则露出很不好意嗯的淡淡微笑。



加贺篝相当疲惫似地撑着自己的脸颊。



“……少年,看来你还真的没搞清楚,我们所说的代价是指什么。”



唔——我无意识地抬头仰望操绪。



嵩月则焦急地硬拉着我的手臂。这时我才察觉自己无心犯下的失误,慌忙栘开目光,只可惜已经太迟了。



“智春……”



操绪的表情非常僵硬。这种时候她的直觉往往最为敏锐。眼珠子那大大张开的虹膜上毫无任何情感,这就是操绪真的生气起来的铁证。本来就五官端正的她,一旦失去了表情就会变得冷漠而难以接近。



“代价是什么?刚才智春不叫出黑铁……就是因为这个吗?”



不对——我的喃喃反驳根本无法成声。因为我知道,任何想要蒙混过去的藉口,对于认真起来的操绪来说全都不堪一击。嵩月则脸色铁青地交互看着我们俩。此时此刻,心中动荡最激烈的或许是她吧。



面对保持缄默的我,操绪反而发出了温柔的语调:



“是因为机巧魔神会消磨掉操绪的灵魂吗?”



我感觉到一股近乎晕眩的战栗,说话声也不自觉发抖。



“操绪……难不成,你已经……知道了?”



我叫苦着。搞不好她只是在套话——但我却连这种可能性都忘了。



操绪的反应并没有特别强烈,只是面露有点坐立难安的尴尬笑容。



“件事,操绪一开始就知道了。因为受到影响的是操绪自己呀。”



然后她又绕到我背后,轻轻地贴在我的背上,以讲悄悄话的方式对我说:



呵呐,智春。操绪不想看到这种事……为了不让操绪受伤,而让其他人受伤害,或是智春为了这个去伤害别人,操绪都不想看到。”



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操绪的个性确实会说出这种话,但我内心还是感到非常恐惧。即



使明知会因此消灭,她还是毫不迟疑地继续削减自己的灵魂。假使我需要她这么做——她就会



像佐伯哥的哀音般牺牲自己。



加贺篝眺望着我们,露出好像吃到难吃食物的表情。



该不会他在我们身上看到了他过去的影子吧。我有个亲感的大叔在谈论自己小时候的失败



往事时,也总是会露出这种苦涩的脸。



如今显得超然的他,其实也撑过跟我们一样困惑的时代吧——(插图)



“隆也。”



有人在叫加贺篝的名字。空气如涟漪般出现摇动,一名半透明的女性身影轻飘飘自他背后背浮现。那位充满沉稳气息的幽灵,就好像长大成人后页不成改变风格的文学少女般。



幽灵对加贺篝投以责难的目光,好似姐姐在警惕任性的弟弟一样……



加贺篝则露出不赖烦的表情咂舌一声。



“琴里啊……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为什么每个机巧魔神的副葬处女都是这幅德性……”



加贺够绷紧似乎在闹别扭的脸,叹了一口好长的气……



“还是咖哩冷掉前赶快吃光吧,少年。我虽然没意愿帮你,但反正学生联盟的家伙也锁定了我,迟早会和他们打起来的。你等下就跟我走,我会顺便把以前的故事告诉你——虽然要说就很久就是了。”



“……以前的故事?”



我露出不解的愕然表情。



“包括机巧魔神威力什么而制造,以及恶魔是什么样的存在。此外,为何这个世界曾一度毁灭——那都是发生在遥远过去的未来故事啊。”



魔神相克者露出得意的微笑告诉我。



O



虽然我的精神状态不允许我享用美食,但激烈消耗的肉体还是需要补充热量。



等我回过神,才发现为我准备的一整盘咖哩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嵩月的情况也是一样。



这当中,克莉丝汀似乎前往遗迹的研究室收集资料。她回来后,手上多了一片纪录资料用的光碟。加贺篝接过她找回的东西。



“那……我们出发吧。”



他对我们招手并站起身。



加贺篝轻装出发,手上仅带着自己的外套。他们携入遗迹的多余食材,似乎想直接扔在这里不管。或许这代表离最终的目的地已经很近,之后不需要再休息了吧。



“我们边走边谈。可能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说完。”



他这么提醒我,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反正如今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里见恭武的目标如果是加贺篝,那些家伙迟早会主动追来的。跟着哀音的仇人——加贺篝一起行动虽然感觉很复杂,但为了救出阿妮娅,现在也只能暂时跟他合作。



琴里小姐的身影如今巳经消失了。



加贺篝与克莉丝汀并肩走在前方,利刚手电筒照亮昏暗的通道。



大概是为了隐蔽逐渐非在化的身体,克莉丝汀从肩膀到脚踝都以黑布裹住。与加贺篝并肩而行的她,背影总让我联想到穿上结婚礼服的新娘。这对男女的外表就像天造地设般非常契厶口。



被嵩月抱着的社长,似乎对加贺篝取得的光碟片内容非常厌兴趣,但却没有胆量出手。他只能在加贺篝的面前扮演毫无危险性的普通布偶。我也不是无法体会社长这种顾虑就是了。



加贺篝恐怕正朝着遗迹的中央部位前进。我们先前因为被里见阻挡,无缘抵达那里。而那正是炉心所位于的场所。我与操绪依旧因难以形容的尴尬气氛保持距离,同时默默地跟在加贺篝后头。



我等了许久,加贺篝依然没有开口的意嗯。正当我有点不满地盯着他的背部时,加贺篝才好像突然想起似地说道:



“——操绪,这是你的射影体名字吧?”



“啊,是啊。”



那又怎么样?我与操绪对看了一眼。加贺篝则犹如发现重大成果般停下脚步嗯考。



“‘绪’字其实就是指弓或乐器的弦。操控弦……这真是个美丽的名字。”



加贺篝再度展现自己的渊博学识。这位老兄的发言内容每次都这么突兀,让我不知该如何



反应。



“是这样吗?”我低声对操绪确认。



“对呀。自从断绝琴绪之后——源氏物语里也有这样的句子。”



操绪抬头挺胸回答我。大概是因为她被加贺篝夸奖吧,厌觉好像很自满。只不过她举的典



故——源氏物语我并不清楚。课本里有提过这个吗?



加贺篝露出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他这回改将注意力栘到嵩月身上,这使嵩月吓了一跳。



“至于所谓的‘奏’,则是让弦乐器发出声响的意嗯。她们俩的名字其实是在指同一件



事。呼……少年,你不觉得这样的暗示很强烈吗?”



“嗄……”



这个问题让我无法回答。我想那应该只是巧合吧。加贺篝无视我脸上的困惑,做出弹空气



吉他的姿势。他的动作还真是超级熟稔。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本业就是职业吉他手——也是※六



弦(Six-Strings)的演奏者。(译注:吉他有六根弦,因而得名。)



“弦的英文是string。这个字同时代表弦乐器本身或演奏者……不过不是重点。”



加贺篝确实以无关紧要的口气说着。本来很认真在聆听的我突然被激烈的倦怠感袭击。既



然是废话何不一开始就讲明——我无力地以手撑着墙壁。



结果加贺篝似乎早就看准这样的时机。



“那么进入正题吧。Super string theory……也就是所谓的超弦理论,你有听过吗?”



肩膀因此猛烈颤抖的家伙并不是我,而是嵩月怀中的那只丑陋无尾熊布偶。社长似乎对这个名词反应激烈。



但加贺篝的说明对象当然不是布偶,于是我便默默地摇着头。加贺篝见状便不耐地耸耸



肩。



“其实我也不算知之甚详,顶多把克莉丝汀给的知识现学现卖罢了。简单来说,那是一种



以量子论观点记述万有引力的理论。基本粒子的基础组成要素并不是没有体积的粒子,而是视



为一种会振动的弦。至于特定的粒子形状,则当作是那种弦所演奏的旋律。当然,那种微小的



弦是人类无法以肉眼观测到的。”



说完他再度做出弹吉他的姿势。这家伙不这么搞就没办法说话吗?



然而,他刚才所说的一大串东西我几乎没一个听得懂的。到底哪里简单了?



加贺篝不理会我,依然淡淡地继续说道:



“黑洞你总该知道吧?”



“啊,是的。”



这个我就听说过了。将自我质量收缩到极限的巨大天体,就连光线都能吞没,是一种存在



于宇宙里的巨大空洞。



“根据超弦理论,黑洞是一种超弦们相互紧绷结合的状态。比基本粒子还小的迷你黑洞,确实能用粒子加速冲撞的方式人工制造出来。但那种黑洞一诞生后就会马上爆炸、消灭。最后只剩下朝四周散去的庞大能源……你发现了吗?少年?你的机巧魔神所使用的重力球就是这种玩意儿。”



“……耶!?”



我愕然地低头望向自己的影子。黑洞这种恐怖的词汇让我心底发毛·《黑铁》那重力球的巨大威力,确实每次都让我感觉非常夸张,但我却没料到竟然会危险到这种程度。不加嗯索就任意射出那种东西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对人体或地球环境造成伤害?



加贺篝对我那铁青的脸色似乎没什么感觉。



“这座遗迹就保有过去被称为超弦重力炉的设施残骸。那玩意儿是为了某个目的,才以跟你机巧魔神相同的原理被制造出来。”



“某个……目的?”



“为了避免世界毁灭。”



“……世界……毁灭。”



听了这种夸张的说法我也不再厌到惊讶了,自己的心态会演变成这样还挺悲哀的。



朱里学姊舆佐伯哥都脱过,世界在随后的数年就曾一度毁灭。虽然我并没有百分之百相



信,但在实际看过机巧魔神与“第一轮世界”的遗迹后,我也不得不承认那种事情的可能了。



至少类似我们身处的巨大设施,就不可能在漫无目的的情况下被人工建造出来。如果这种



庞大的设施是为了拯救世界而诞生,反而比较有说服力。



“超弦理论继续研究下去,终于出现了膜宇宙(brane world)的概念。”



“……膜宇宙?”



“这种假定认为,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只不过是无数个膜宇宙的其中之一。简单说就是类



似平行世界的观念吧。※重力子可以在这种膜宇宙间自由来往——理由则是黑洞被视为是通往其



他平行世界入口。”(译注:物理学中认为是传递引力的假想粒子。)



话题又进入了我未知的领域。我只能保持沉默,扮演聆听者的角色。



“克莉丝汀之所以要研究机巧魔神,也是为了搞清楚像自己这样被称为恶魔的存在,为何



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这就是她的研究目的。”



嵩月听到这瞬间抬起头。恶魔到底是什么——在她住院时我也不经意问过类似的问题。但当是没有人可以为我解答。



呼——加贺篝露出有点不怀好意的微笑。



“直接说结论吧,她们其实就是人类。”



对方的口气听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又非常普通……只不过是住在另一个世界的居民。”



由于他的理论太过跳跃,反而让我失去了吐槽的良机。



或许那也是出于我缺乏反驳的理由吧。不管是叫恶魔也好、异世界的居民也罢,名称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她们超脱现实的存在意义。



“根据我们这数年间调查世界各地遗迹所得到的结论,在不久的未来,就会发生与另一个膜宇宙接触的事件了。”



“接触?”



这么一来会产生什么结果呢?



“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会有一部分突然被置换为异世界。那里的街道上所有居民都会被换掉。不过这并不能责难异世界的居民。他们并不是什么侵略者,只是因为刚好住在那里罢了。



或者应该说他们也是被害者才对。”



加贺篝说到这,对自己的契约恶魔投以温柔的目光。



我也联想起自己所认识的数名恶魔。



由璃子小姐与光学姊、阿妮娅跟凤岛。此外就是嵩月。虽然多少有点性格上的问题,但至少都不算什么恶人。



“在超越两个不同世界的边境时,他们的肉体舆魂魄受到影响。例如嵩月一族是火焰,凤



岛则是冰。那全是因为他们原本所住的那个世界影响力,流入了我们这边所发生的物理现象。



所谓的恶魔魔力,其实也就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摩擦与排斥反应。”



加贺篝的说明虽然没有任何佐证,但我却厌到怪可以接受的。



被称为恶魔的嵩月等人,在生物学上与人类没有差异的理由,此外还有他们的能力特殊



性。如果加贺篝所言为真,原本的矛盾也就得到解决了。



“然后呢……?”我继续问道。



“嗯?”



“不同的两个世界接触后,接下来会怎样?”



“不知道。”



加贺篝突然以自暴自弃的态度冷漠地说道。



“如果两个不同的世界完全融合,或许就等同于世界灭亡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得



先撑过这个‘第二轮的世界’。”



原来如此。为了重玩这场必定会迎向坏结局的游戏,某人必须在世界毁灭之前倒转时间,



方法则是利用恶魔之力。



“不过那些事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的目的只是要从我的机巧魔神中解放出琴里并使她复



活,也因此,我才会进入这座遗迹搜寻。”



“耶?”



加贺篝会浮现这种少年般的微笑着实令我讶异。



“如果知道恶魔的真正身分,就可以明白机巧魔神诞生的理由了。这一个世界的人们把跟异世界融合的场所称为‘涡界域(cortex)’。不过实际上也有任意称呼那里为魔界或地狱的人。他们会这么称呼也是有理由的,因为这个世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进入涡界域。”



通道正逐渐进入尾声。



加贺篝似乎察觉到这里有陷阱,正仔细观察阻塞的分隔墙另一侧。



“精密的电子仪器也会全部失灵。不过这也是很合理的,毕竟是进入了物理法则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宇宙嘛。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人曾从涡界域活着回来。能进入魔界的只有恶魔。



但人类还是有必要去调查魔界的内部。为了拯救世界免于灭亡,这点牺牲是必要的。”



“不会吧……”



恐怖的想像场景掠过我脑海。



不论是活人或电子仪器都无法进入的异世界。那个只有恶魔被允许存在的空间,我唯一想到的入侵可能方式就是那个。



利用机械驱动的人造恶魔——



“是啊,没错。机巧魔神本来的制造目的就是那个。一种把进入假死状态的操纵者封印在



机器体内,关闭在幽暗中并送入魔界调查的有人侦察机(pathfinder)。那才是机巧魔神原本



面貌。”



“有人……侦察机……”



我厌觉到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因此停下脚步。



之前我就一直觉得不可嗯议。究竟是谁制造了机巧魔神,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而使用。但如



今即便疑惑已获得解决,剩下的难题依然让我感到芒刺在背。



为什么操绪会被囚禁在这种东西里面,而且还是封印于我的影子里呢——?



如果是为了更自私或更邪恶的目的制造出机巧魔神就好了。那么一来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



憎恨机巧魔神这种玩意儿。那样想反而会比较轻松吧。



加贺篝在分隔墙的前面停下脚步。



“这座遗迹是为了进行将机巧魔神送入涡界域的实验室,超弦重力炉则是其仅存的名义。



我花了三年才好不容易抵达这。如果这曾是机巧魔神的运用基地,理应会留下不可摧毁的遗物



才对——就算得破坏其他的一切,我也要得到它。”



加贺篝尽管冷静却充满魄力的侧脸,完全夺走了我的注意力。



我终于理解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了。如果这座遗迹就如加贺篝所言的那样,那我们所要寻



找的事物应该也保存在此地。



解除返回这个世界之后的机巧魔神封印,并使内部的副葬处女复活的技术。



“我的话说完了,少年。这之后想怎么做都是你的自由。我虽然不会帮你,但也不会妨碍你。只要你不怨恨琴里就好了——”



加贺篝一瞬间朝我露出笑容。这种表情令我很怀念,就好像我失踪的那个老哥。他在多年前就跑到海外,失去音信的他竞一下子跟加贺篝的身影重叠在一块。



加贺篝的影子也是在这时变色。那就好像来自无底的深渊般,巨大的手臂撬开了代表虚无的暗色。而且还是一只被蔷薇色钟甲所覆盖的机械手臂。



“苏醒吧,蔷薇辉——!”



加贺篝咆哮道。他的机巧魔神手臂立刻吐出了鞭状的银色锁链。



以好几层金属重叠组成的厚重分隔墙,就这样一击被弹飞了。



至于墙壁后方则是被昏暗所覆盖的巨大空间。



在那些暗处中,还有数不清的绿色眼珠闪烁着光芒。



O



加贺篝也跟随蔷薇色的机巧魔神跳入分隔墙的另一侧。



至于在等待他大驾光临的,这是甲壳类外形的六角机械人偶。



全身被装甲所覆盖的那种机体,是一种被称为机巧护卫机的遗迹防卫用护法机械。体积大



约跟小轿车差不多,武器则是链锯般的机械驱动钳以及强酸泡沫。那种家伙的甲壳很厚,一般



的手枪子弹根本起不了作用。



这些难以对付的家伙粗估就有将近三十只,一齐朝我们杀了过来。这种景象我还以为只有



在恶梦中才会出现。



但加贺篝却只是对那些家伙投以一瞥,还郁闷地拨起前发。



“呼……”



蔷薇色机巧魔神所放出的锁链,直接将水泥制的地板掀起。



机巧魔神《蔷薇辉》的能力是让时间静止。只要被锁链缠住的物质都会暂停时间流动。



此外时间被停住的物质,不论受到什么攻击都不会损坏。



那群大举杀来的机器螃蟹,根本无法突破被加贺篝当作防波堤的水泥墙,只能停在原处反



覆进行无谓的攻击。



加贺篝本人则以无趣的目光瞥着它们。



“——英格丽!”



结果听从他这声召唤的,竟然是原本覆盖克莉丝汀全身的黑色礼服。



那件衣服变形为拥有意志的生物,离开了克莉丝汀的身体。接着礼服又转变为一只美丽的黑豹,猛烈地冲了出去。面对这种光景,我们只能一声不吭地注视着。



加贺篝的使魔是一种变形兽。这种黑色的幻兽除了可以自由变化外观,只要魔力许可还能无限增生。刚才那家伙就是拟态为克莉丝汀的礼服。



咻咻——彷佛能切断大气的刺耳声高亢地响着。



·变成四足兽型态的使魔背部,长出了无数根鞭状的触手。触手使出了超越音速的攻击,一只只敲烂拥有厚重甲壳的机器螃蟹。



这种缺乏真实感的场景让我眼睛都无法眨一下。



同型的机巧护卫机我们以前也交手过。即使有朱里学姊与六夏他们的帮忙,我们依然无法成功抵挡攻击,只能尽量采取逃跑的战术。



但加贺篝却能单枪匹马轻松地粉碎它们。



这种压倒性的实力差距再明显不过了。



对于这种被称为魔神相克者的真正实力,我实在无法不厌到畏惧·这种压倒性的暴力竟然能被一个普通人类掌握——难怪会被人视为禁忌般的恐怖存在。



所有的机巧护卫机被粉碎了,遗迹的防卫装置再度失效。前后还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加贺篝悠然地跟着自己的机巧魔神与使魔走向遗迹深处。



“啊……”



这时嵩月却发出了惊呼声。只见她冲向克莉丝汀的所在之处。那位金发的女性恶魔几乎也



是在同时倒向地板。



“克莉丝汀小姐……!?”



“耶……!?”



我与操绪也慌忙跑了过去,接着便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克莉丝汀现在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连身裙。从裙摆底下伸出的那双腿,则透明到令人毛



骨悚然的地步。如果不是有一直在散落的白色结晶,我可能根本无法察觉那里有她的腿。



亲眼见识这种景象后,我才明白她为何要以加贺篝的使魔缠身。



她的非在化已经严重到——如果不依赖使魔就无法自由行动的地步。



比起上一次我见到她,症状已经明显恶化了许多。再这样下去,她的性命可能随时会画上



句点。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为了加贺篝,愿意如此牺牲自己……”



我的喉咙颤抖着,只能断断续续地挤出这句话。正如以前阿妮娅所言,恶魔一旦丧失契约



者对自己的爱情,就会沦落消灭的命运。



看到如今克莉丝汀的状态,任谁都可确定加贺篝已经不爱她了。但她为何还依旧努力达成”加贺篝的期望——那个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让其他女性复活的宿愿?



“你们不可以搞错……”



结果克莉丝汀依旧露出幸福的微笑。



“让隆也变成那样子,都是我的缘故……任何人都不可以责备他。那边那位使用火焰的女孩,你应该可以体会我的心声吧?”



“……是的。”



嵩月伏下悲感的双眼,我则讶异地比较这两位女性。



克莉丝汀这时发出微弱的笑声。



“少年,你很温柔呢。我可以明白舍妹对你敞开心房的理由了。”



她说的这句话似乎有贬抑阿妮娅的意味。当然那也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



“……因此,我希望你能明白何谓契约者的命运。我想那边那位少女应该一直对你隐瞒这点吧。”



“耶?”



察觉到嵩月顿时困窘地垂下双肩后,我感到百嗯不解。契约者的命运——克莉丝汀刚才是这么说的吗?不是恶魔的命运?



克莉丝汀缓缓地点着头。



正如隆也先前所说。恶魔是在异世界诞生的人类及其子孙……此外,魔力则是异世界以



我们的肉体为媒介,所发出的影响力。”



即使偶尔会痛苦而急促地喘气,她依旧努力说明下去:



“然而,行使那种影响力,也会让我们的肉体遭受这个世界的反噬。当恶魔年幼且力量微



弱时,顶多只是比普通人容易生病罢了。然而等到我们具备强大的魔力后,想要平安活下去就



非常困难了。所谓的非在化,就是这个世界想要排除我们这种异物所造成的结果。”



说到这里,她又差点倒了下去,我对此感到非常不安。然而面对怯懦的我,克莉丝汀反而



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因此我们才要寻求契约者。正如机巧魔神会削减副葬处女的灵魂转为魔力那样,恶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