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章(1 / 2)



……据传昨日下午,自火努鲁鲁(Honolulu)起飞,前往东关东国际机场的东北航空〇九九三号班机,在关东上空与塔台失去了联络。



详细情况目前还无法确定,有可能已经坠毁。目前,*国士交通省正……(译注:日本的中央部会之一,主要负责国土开发与交通事务。)



「——总之,嗯,事情就是这样啰。」



说完,朱浬学姐便关掉了电视。



时间过了午夜,这是原本二年级校外教学的返国日。大家三更半夜还聚集在鸣樱邸的客厅中。



从空中迫降的朱浬学姐已洗完澡、换上备用的制服。坠机时造成的擦伤也经过处理,正裹着毛毯轻松享用咖啡。六夏与冬琉会长接到事件消息后已先返回学校,留在这里的全是科学社相关人员。



外头的街道正笼罩在人们沉睡时的寂静中。



从天而降的朱浬学姐,虽然造成了吓人的爆炸声与冲击,却没有引发多大的骚动。附近邻居虽然稍稍抗议了一下,但却没人去报警,这附近的居民对这类骚动似乎早就习惯了。或者应该说,像鸣樱邸这样臭名远播的鬼屋,根本没人想扯上关系。总之我很能体会那些人的心情。



『刚才新闻里……那架可能已经坠毁的飞机,该不会就是校外教学的那一架?』



操绪瞪着已经变黑的电视屏幕问。



今天清晨原本应该自夏威夷返国的东北航空公司班机——如果我的记忆没错,上头确实搭了正在校外教学的洛高生两百七十九人以及同行教师……一想到这点我就毛骨悚然。



又来了吗——我的脸色异常难看。原本以为只有朱浬学姐一个人坠机,没想到连她搭的班机也……为什么我的生活周遭老是被坠机事件所包围?看来我一定是被诅咒了吧。



大家可能都死了——这种完全没实际感的恐怖朝我袭来。



光学姐、佐伯哥、熟悉的田径队学长,上述人物都已不在人世。一想象自己居住的世界突然变成这样,与其说哀伤,不如说是被恐惧感所笼罩吧。



就某个角度而言,比我更习惯坠机的朱浬学姐,这时却以异常平静的态度叹口气。



「是啊。不过我认为那并不是坠机,只是被抓走了而已。」



『被抓走……意思是类似挟持?是劫机事件吗?』



操绪露出讶异的表情追问。朱浬学姐这出人意表的发言立刻让我的思绪一阵混乱。



我首先浮现的想法竟然是对劫机犯寄予同情。竟然挑上了有操演者、恶魔,以及活动弹药库(朱浬学姐)所搭的飞机,真是运气背到极点啊。如果明知有这些乘客还执意要犯案,那铁定是一种自杀行为。



不过,既然如此朱浬学姐的行动也很诡异。假使是被普通的劫机犯挟持,她有必要像这样落荒而逃吗?



「嗯——那算是劫机吗……」



朱浬学姐以毫无紧张感的悠闲口吻说着。操绪也『嗯』了一声并偏着脑袋。



『难道不是吗?』



「因为飞机事实上并没有被挟持,只不过所有乘客都变成人质这点是一样的,总之,就是整架喷射客机被抓走了——在飞到一半的时候。」



「在空中……抓走飞机……?」



听了朱浬学姐这超乎常理的描述,炫社长「哦」了一声。



我变得更胡涂了,只能与操绪对看一眼。



只听朱浬学姐的形容并不能让我产生具体感受。不过根据媒体的报导,班机失去联络这件事确实已经发生了。所以,洛高校外教学发生了某种意外是可以肯定的。



然而,要在半空中整个捕捉住国际线飞机,有可能吗?那跟捕捉小型单螺旋桨飞机或滑翔机可是完全两码子事。



就算真能办到,那家伙也绝非普通人。要不是恶魔之力,就是可以掌控恶魔之力的人类。所以,只有操演者或契约者,或同时具备两方能力的家伙,才是这次事件的头号嫌犯。



「——就是加贺篝隆也啊。」朱浬学姐直接表示。



「原来如此。是那个魔神相克者……啊,真有趣。」



社长以轻快的口吻自言自语着。总觉得他好像很兴奋。看来他一点也不担心被抓走的飞机,只是对犯人使用的方法或原理感兴趣。在明莲寺高中他的分身机巧偶人才被狠狠修理了一顿,但他似乎完全没学到教训。



另一方面,操绪的表情反而比较认真。



『对喔……那家伙可以用他的时间静止能力呀?』



这太扯了我无法理解地在内心叫苦着。



确实,加贺篝隆也的机巧魔神《蔷薇辉》可以使用让时间停止的能力。一旦被《蔷薇辉》两臂所内藏的锁链缠住,该物就会被「冻结时间」。但……



「要停下一整架飞机的时间?这……这种事也办得到吗?」



我愕然地追问着。这超乎想象的事态让我震惊不已。



「那可是国际线的喷射客机耶!尺寸大得吓人……应该有数百公尺长吧?」



「不不不,没那么夸张啦。就算是777客机全长也只有七十公尺左右,算两翼长度的话比这还稍短一点,最大起飞重量大概是三百五十吨吧。」



朱浬学姐以温柔的微笑帮我订正认知错误。啊,原来如此。我原本以为应该会更大才对,正当我不知不觉就要接受时——



「不,那个……我们不是在讨论飞机大小……是时间静止……」



「只要能把锁链缠上飞机的机身,当然办得到,对吧?」



朱浬学姐毫不迟疑地肯定道。



我无法反驳她的说法。毕竟加贺篝的机巧魔神有多恐怖,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蔷薇辉》的锁链可以在数十公尺外对我们发动攻击。一共六条、带有魔力的这种锁链能静止被缠上的物体时间。不管那玩意儿是敌方的机巧魔神也好,还是飞行中的喷射客机也罢。



只不过,光是这样应该还不足以捕捉飞在半空中的客机吧。



即使加贺篝能让时间停止,那也仅限于被他锁链捆绑的空间内。



意即,加贺篝静止了飞机本身的时间,地心引力依然会拖着飞机往下坠。要停止这种引力的作用,加贺篝的机巧魔神与使魔应该都办不到吧。



「确实没错。就算静止了飞机本身的时间,也不可能让飞机永远停在半空中。但这是建立在『只对飞机施予静止时间的魔法』的前提下。」



「耶?」



「在停止时间之前,如果先利用其他方式……举例来说,对飞机施予抵消地心引力的魔法,那会如何呢?」



「那样的话……」



望着朱浬学姐那略带忧郁的微笑,我哑口无言了。



能抵消地心引力的魔法?听起来很蠢,但实际上却真的存在,不用说别的,我自己就知道那是哪种魔法。



因为——



我的机巧魔神《黑铁》,所具备的能力就是重力控制。



虽说我还无法完全掌控这种能力,只能拿来进行破坏,藉由拳击招呼到对手身上而已。不过倘若能巧妙控制这种魔力,就算是只有一瞬间也好,或许就能完全抵消飞机数百吨的重量,让它以无重力状态飘浮在半空中。



当以控制重力的魔法抵消飞机重量后,一瞬间再停止飞机的时间——



乘坐将近三百名洛高学生的喷射客机,便能以浮在半空中的状态全数被抓为人质。



是的,理论上确实可行。不过——



「不过……这应该不是只靠加贺篝一个人的力量吧?」



当我察觉出这种惊人的可能性后,说话声音还不住地颤抖。加贺篝的机巧魔神与使魔确实强大,但也不到万能的程度,至少我没听说过加贺篝还能控制重力。



况且,要以锁链绑住正在飞行中的客机,就代表他本人必须待在飞机以外的地方。我想加贺篝应该没能力以数百公里的时速在空中飞行吧——意思就是说他有同伙。



对——朱浬学姐点点头。



「凤岛的魔精灵就可以在瞬间追上喷射客机。至于控制重力嘛,我是不太清楚。或许他们是透过类似之前的仪式魔法达成吧……也不能排除还有其他帮手。」



「魔精灵……」



一想起凤岛藉魔力生出的妖鸟之姿,我就突然感到很不快。



那种只会造成破坏的魔力之块,能像蜂鸟般以高速在半空中盘旋。凤岛假使搭那种玩意儿飞向客机,铁定会被认为是史上最恶心的幽浮事件。大概连*曼特尔上尉看了都要赤着脚落荒而逃吧。这么看来,加贺篝与凤岛连手的推测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译注:1948年,美国战斗机驾驶员托马斯·曼特尔上尉,在空中追踪不明飞行物时丧命。)



「原来如此……可以进行重力控制的仪式魔法……假使再加上某些进行辅助的法器(device)。不过不用机巧魔神的魔力制造系统,可能进行如此高难度的物理法则变换吗……呼,还真有趣。看来现实世界还是有许多无法舍弃的事物啊。」



社长正在自得其乐。



他所感兴趣的完全不是被抓为人质的那些学弟妹,而是加贺篝所使用的魔法。该夸奖他真不会是科学社社长吗?看来这人还是有些不正常。



结果不知为何,朱浬学姐却对这样的社长投以信赖、甚至是尊敬的目光。冬琉会长这样已经够奇怪了,这位学姐的判断基准我也搞不懂。



「呃……那朱浬学姐之所以会掉在我家庭院……」



「嗯?那个啊,因为感觉到危险我就先逃出来了……帮我加咖啡。」



呼呼——朱浬学姐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说道。我则一边接过她的马克杯一边站起身问:



「耶?逃出来了……是从飞行中的客机吗?」



「当然。」



对方很自然地点点头,我则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朱浬学姐在出发前所携带的大量行李中,本来就包括我以前见识过的飞行装备。不过这种行为还是太超脱现实了。



「因为时间不够,我本来想直接飞回洛高的,结果燃料却在途中就用完了。我只好一边滑翔一边找适合迫降的场地……」



「……所以才找到我家庭院吗?」



「没错没错!刚好有座看起来不错的院子正在生火。老实说,有这种显眼的目标,真是太感激大家了。」



说完朱浬学姐又微微一笑,这种事用不着道谢吧,谁知道你会在这时候突然迫降啊。



嵩月依然像先前那样躲着我。如今她正让已经睡着的阿妮娅靠在自己的膝头上,似乎很担心我会主动找她说话似地,躲在客厅角落沉默不语。



朱浬学姐这时表情突然正经起来。



「说实话,能从飞机逃脱,并不是单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



「耶?」



「哀音比我还先察觉异样,至于让我离开飞机的人则是沙原。要是没她们的协助,我现在应该还冻结在飞机里吧。」



说完,学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叹了口气。



校外教学的所有行程几乎都结束了,众人坐在返国途中的飞机内。旅行过程中又没发生任何事先曾担忧的麻烦,包括朱浬学姐以及第一学生会的人,在这种时候会放松戒备也是情有可原。



这当中只有哀音察觉到加贺篝正在接近的气息。



听了她的报告,佐伯哥首先采取行动。



然而,即使即将要降落,喷射客机的飞行高度还是有数千公尺之谱。佐伯哥再能干,也无法于这种环境下找出对抗加贺篝的方式。如果贸然引发战斗,飞机搞不好会整个坠毁。



因此,佐伯哥决定带着光学姐来到朱浬学姐的座位。



光学姐的恶魔能力是空间跳跃。不过即便是这种能力,也无法让人一下子移动数千公尺。这时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在加贺篝没有发现前,把朱浬学姐放出飞机外。普通人这样子当然会没命,所以加贺篝应该不至于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结果那名男子没算计到的,竟然是在校外教学的夏威夷旅行中,会有学生夸张到把个人飞行装备带去。



随后朱浬学姐就靠自己的力量勉强逃了回来,并把重要的情报带回洛高学生会——事情就是这样。



「……这算是欠了玲士郎一个人情吧。」



朱浬学姐以自言自语的忧郁口气说道。



我则一个字也没回答,只是将新泡好的咖啡搁在她面前。我想起现在应该在自己家里的佐伯妹。客机失踪的消息她想必已经听说了,恐怕如今正在那栋过于空旷的房子里一个人害怕发抖。



但这里还有一名完全无视这种哀伤气氛的男子。



「呵,加贺篝的目的应该是点火装置吧?」



社长以异常轻快的口吻质问着。朱浬学姐则微微偏着脑袋。



「点火装置?啊,是智春拿回来的那个扩充零件吗?」



「不……正确地说那不是我,而是佐伯哥……呃,佐伯会长的……」



我严正地否定道。这种事如果不解释清楚,大家就会以为那个外型猥亵的玩意儿是属于我的私人物品了。



然而朱浬学姐完全不理会我的辩解。



「我也是这么觉得。对那家伙来说,比起袭击战力充足的洛高学生会,还不如抓走毫无防备的普通学生来当人质,以进行条件交换。」



「原来如此……假使有能力使用将整架飞机挟持为人质的强大仪式魔法,哪有不做的道理?」



社长颇为赞同地点点头。



这时,我开始思索加贺篝让使魔来洛高学生会办公室捣乱的事件。



当时被偷走的资料中,确实包含了校外教学的简介。或许加贺篝是在看了那些资料后才灵机一动,想到可以捕捉学生所搭乘的飞机。



如今东北航空〇九三三号班机的消息已经完全断绝了。处于时间静止状态的飞机当然不能用无线电;机体表面如果被软体兽完全覆盖,恐怕雷达也找不到吧。从飞机离开正常航线的那一刻开始,想要找回那架飞机就几乎等于不可能。



处于时间静止状态的乘客自然不会呼救,也不可能自行逃生。



毫发无伤被囚禁的二百七十八名洛高二年级生,变成了根本不知该如何解救的人质。



以这种条件进行谈判,洛高学生会应该会莫可奈何地乖乖交出扩充零件吧。



不过,加贺篝还是漏掉了一项变数。那就是朱浬学姐已经平安无事地逃了出来,还将他的阴谋对洛高方面揭露。



既然知道对手在玩什么把戏,我方就有思考对策的余地了。



如今六夏与冬琉会长正以自朱浬学姐这获得的报告一同讨论对策。我们这些人能做的,就只有等待她们主动联络了。然而——



「……来了吗。」



炫社长的手机响起了收到简讯的声音。



他对荧幕迅速一瞥,立刻「喔呵」一声,面露愉快的表情,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加贺篝隆也主动找上门了。收信者是洛高的所有学生会,署名则包括他跟凤岛蹴策。」



『凤岛……那个笨蛋,果然呀……』



操绪叹息道。正熟睡中的阿妮娅耳朵也突然跳了一下,大概是对凤岛这个名字起了反应吧。我无意识望向被塞在篮子里的那一大堆玫瑰——送给阿妮娅的那些花,事实上是那件事后隔了两天才到。



社长继续说道:



「加贺篝的要求果然是点火装置。从现在起算两小时后,要在明莲寺高中学生会办公室的遗址进行交易。等下要开作战会议,负责去交易的两人现在马上来学生会办公室报到,这是冬琉写的。」



「作战会议?」



『负责去交易的……两人?』



我与操绪几乎同时喃喃道出疑问句。



负责去交易的两人难道不是六夏与冬琉会长?为了让对方以为朱浬学姐没逃出来,当然不能让她去。不属于正式洛高生的阿妮娅也没必要牵扯进来。剩下来与加贺篝多少有关的洛高生就只有——



我几乎是无意识地抬起头,刚好与一名正以困窘表情望着我的恶魔少女四目相交。已经变成人质的佐伯哥跟身为射影体的操绪不算进去,这里跟加贺篝在明莲寺交手过的洛高生就只有两人。



不过,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别开玩笑了!



社长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我。看起来性能似乎好到夸张的那支手机屏幕上,果然写着两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夏目智春与嵩月奏,你们俩要带点火装置前往。这似乎也是加贺篝提出的条件之一。」



「啊……」嵩月轻轻叫了一声。



我则只能以快要瘫下去的姿势重重叹息。







半夜四点的明莲寺山被冰冷的幽暗彻底包围。



这里是惨遭破坏的明莲寺高中学生会办公室遗址。无数的林木就像牢笼铁条般围绕在四周,中间则是如皮影戏般缺乏生命力的损毁僧房。竖起耳朵,可以听见鸟类拍打翅膀的声响。黎明前黯淡的月光,把夏季夜晚的云层照出了不可思议的颜色。



「……嵩月,这样真的好吗?」



卧于嵩月在学生会办公室前的小广场停步。现在刚好是预定进行交易的时间。收纳扩充零件的银色手提箱就放在我脚边,我自己则望着身边的嵩月侧脸。



「这件事跟嵩月并没有关系,你也没必要勉强服从加贺篝的要求。还是趁现在先回去吧。」



在前往这里的途中,我不知道已经说过几遍类似的话。



身着洛高制服的恶魔少女,果然还是像前几次一样,以有点困窘的表情望着我。接着她才小声问:



「夏目同学……呢?」



「咦?」



在我的想象中,以为嵩月只会默默对我摇头。因此她的这种反应让我有些不解。



「……夏目同学,为什么不回去?」



「那是因为……」



是啊,为什么呢?我扪心自问。



我又不是学生会的人,也不是点火装置的拥有者。本来并没有必要遵守加贺篝的要求,勉强前来赴约。



然而,不知为何,我就是觉得这场约我有非赴不可的理由。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逃避的打算。



与加贺篝的这场交易,我并不认为能平安无事地完成。



即使有学生会的其他人保护,这次的对手可非同小可。没有人可以百分之百保证我们的安全。但即便是这样,如果要问谁必须冒这次交易的风险,我还是觉得非自己莫属。



我想,那大概是因为哀音的缘故吧。



拜托——哀音对我恳求着。



拜托,请救玲士郎——她确实是这么说的。



在朱浬学姐即将坠落庭院之前,哀音在鸣樱邸曾短暂现身过,并如此对我们诉说。



本来无法离开操演者过远的哀音,使尽了浑身之力,才在射程范围外的鸣樱邸出现,并向我们寻求支持。附近明明还有六夏与冬琉会长在,她也不可能没察觉,但哀音还是选上了我跟操绪。



「我啊,大概是想遵守诺言吧。」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要说服我自己。



哀音挑中了我跟操绪。她相信我们才是能拯救佐伯哥与她的存在。



因此我没办法回头。



如果现在临阵脱逃,我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抬头挺胸地出现在哀音跟佐伯哥面前。即使我并不认为自己有她所想的那么值得信赖,至少也必须有所作为吧。



这种复杂又自以为是的心情,对口才不太好的我来说应该很难传达给嵩月吧。然而……



「我也是……一样。」



嵩月却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仰头看着我,眯着眼睛露出微笑。



她的这种表情真美。不同于平常那种难以亲近的美貌,而是一种更让我怀念的感觉。我好像已经很久没跟她距离这么近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心想。我突然可以理解嵩月那种顽固地想保护我的心态了。



虽然不知该如何化为言语,却是一种极为单纯、珍贵的心情。就如同我想拯救哀音般,嵩月也以她自己的理由决定守护我。这并不是故意牺牲自己,只是想完成心愿罢了。就算嵩月心中怀抱的理由,到现在还没跟我表白也是一样。



这里是明莲寺高中学生会办公室遗址。



我回忆起之前害嵩月在这里痛哭的那一幕。



如果哀音问我『为什么要来救我呢?』我大概也会哑口无言吧。



假使哀音又说,她并不希望我这么做,或许我也会哭出来。当夜嵩月的感受我终于可以稍稍理解了。



然而,现在才对她说「抱歉」,又好像表现得太笨拙了。我感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



于是就像嵩月往常那样,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而僵住了。嵩月发现此刻的我竟然跟她一样拙于言辞,只能很困惑地低声「唔——」了好几次。



在一旁听我们交谈的操绪无奈地皱着眉。『这是什么对话呀』她终于忍不住抱怨道。



『……你们两个人在做什么?怪透了,什么都不说谁会懂呀?真受不了。』



我可以体会操绪的心情。



嵩月与我面面相觑并苦笑起来。操绪见状更火大了。不过即便我们不这么做,操绪打从一开始心情就很恶劣。她似乎对加贺篝不把她算入进行交易的人数感到非常不满,但这件事不应该找我们发泄吧。



嵩月低声发出微笑的脸部肌肤,被黎明前的月色淡淡照耀着。



她手中还是抱着上次那只无尾熊布偶。也就是那只跟社长共享五感,外观丑陋的机巧偶人。



『——夏目学弟!』



这时,那只丑陋的无尾熊眼睛,毫无预警地亮了起来。



咕哇——我忍不住发出尖叫。操绪与嵩月的眼睛也瞪得好大。不过那只无尾熊却不顾一切地继续说道:



『很抱歉打扰你们谈情说爱,不过你应该没忘记我们的计划吧?』



「啊……唉……我们又不是在谈情说爱。作战计划我当然没忘。」



虽然社长之前要我把这只布偶代替无线电一起带去,但像这样突然开口还是很吓人,拜托下次别这样了。



既然如此就好——无尾熊点点头。



所谓的作战计划,就是指与对方的交易顺序。



拿扩充零件与平安无事的人质交换,这么一来交易就成立了,但事情不见得会进行得如此顺利。对方把扩充零件抢走后径行让飞机坠毁——一开始就必须考虑到最坏的结果。



洛高的底限是务必要保障人质的安全,可能的话最好不要交出扩充零件。为了达成这项目的,六夏与冬琉会长思考了与对方进行交易的顺序,并要求我跟嵩月牢牢记在脑袋里。包括以恫吓把对方吓哭,或是直接以武力排除等,交易可能出现的状况随便就超过一百五十种。



此外为了预防交易破局,这座明莲寺山的周围还部署了数十名学生会的战斗人员。



令人意外地,一向嗜财如命的六夏竟然会主动招集这些人。好像是加贺篝这种拿人质来交换的手法,大大引发了她的怒气。据六夏所言,所谓的商场如战场,一旦被对手轻视后就完蛋了。假使洛高听从劫机犯要求乖乖把零件拱手奉上,之后她想要与别人交易都会被一下子看扁。



就像这样,我方后援的态势似乎很完备,但身为人质的那洛高两百七十八名二年级生的安危,最终还是得看我与嵩月的交涉手腕决定。



一想到这我就异常紧张。



还是现在找个替死鬼代我上阵,我先溜回家算了——正当我开始出现这种软弱的念头时。



「……来了。」



嵩月静静地说了一句。







最初让我感受到的征兆是声音,那是一种宛如金属在震动,非常不自然的鸟类羽翼拍打声。



黑色的影子在我们头顶上盘旋,遮住了原先的月色。



从冰块生出四枚羽翼的妖鸟,正是凤岛召唤的魔精灵。



翼长将近四公尺,只能以魔物来形容的这种巨大鸟类,一边以制造出的风压剧烈摇晃树木一边从天舞落。至于妖鸟的背上,则乘着那位脑袋不太灵光的银发少年凤岛。



「抱歉啦,兄弟(bro)。我稍微来迟了。」



凤岛以莫名亲切的态度朝我挥手,同时出声道。



当他即将着地的瞬间,那只冰块妖鸟一下子粉碎并四散洒在地面。



他的魔精灵与真日和等人的使魔不同,没有自己的意志,只是单纯的魔力之块罢了。



「直接面对面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吧?夏目,最近过得还好吧?加贺篝那家伙也真是,如果要指定交易对象,何必找这种大奶妹,应该要叫我妹来才对。这样的构图不是比较美吗?该怎么说,兄妹之情超越了敌我的关系……」



凤岛的废话完全打消了我的紧绷感,甚至让我有点被震慑了。被他称为大奶妹的嵩月则一下子释放出险恶的怒气。看来交易的主导权马上就被那家伙抢走了。



「所以,说好的点火装置有带来吗?」



「啊……哇,是这个吧……」



我慌忙拾起一直随便放在脚边的银色手提箱。真危险啊,要是刚才被对方直接抢走,交易就不必再进行了。



但凤岛露出了对那玩意儿不怎么感兴趣的轻蔑笑容。



「OK——真是乖孩子。有带就好。等下要飞了,你可要抱紧那玩意儿,千万别摔下去。」



「嗄?」



什么意思——我绷着脸。听起来简直就像要把我们带去哪里一样。那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我对这种需要细心交涉的麻烦事没兴趣。抱歉啦,请你们直接去跟加贺篝聊吧。那些正躲在森林里的家伙,只会打扰交易进行而已。」



「跟加贺篝直接……!?」



等等,加贺篝不是暂停了正在飞行中的客机时间,还持续待在上空吗?所以要用电话沟通?但普通的手机讯号应该传不到那么高吧?



「反正你们还没确定人质平安前,也不会乖乖交出扩充零件吧。因此,我就让你们亲眼去见识一下……来吧,魔精灵们!」



凤岛的右手猛烈—挥,头顶立刻又生出了另—只巨大的冰块妖鸟。这种全身上下长满锐利尖角的模样,还真像某种不自然的亚种生物。此外现在这只比先前的还大上一圈,尺寸几乎跟佐伯家的豪华轿车不相上下。光是身体部分就可以轻易坐上两、三人了。



「好极了。夏目,上来吧!」



「上、上去……」



这个白痴在随口乱说什么啊。天底下哪里有愿意骑这种诡异生物的高中生?他该不会是要我们搭这种类似札幌雪祭冰雕品的家伙,飞到客机那么高的地方吧。



「啊啊,你实在有够啰嗦的,快上来!」



「等、等一下!呜哇!?」



冰之魔精灵深处尖锐的喙,对准了站在原地发呆的我。我的制服领口处轻易地被那家伙叼起,接着就被抛向了怪鸟的背部。



『智、智春!?』操绪的惊愕之声自我头顶传来。



抱着无尾熊的嵩月也追着我跳上妖鸟背部。她高高举起的指尖已经有—颗正在膨胀的灼热火球。凤岛见状立刻「啐」地咋舌一声。



「喂,那边那个玩火的,别在我的精灵上玩好不好?你想要从上头摔下去吗?」



「唔!」



嵩月发出了宛如猛兽般的低沉恫吓声,但最后还是把火球熄灭了。凤岛那句「想从上头摔下去」的警告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这种从刚才就一直影响我三半规管的飘浮感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当我在狐疑时,突然吹起的强风也让我十分在意。



位于冰块妖鸟背部的我缓缓挺起上半身。



『啊……智春最好不要睁开眼……』



我无视操绪的警告俯瞰下方,随后就直接冻结住了。



那里并没有地表。



原本应该位于我脚下的大地已完全沉没于深沉的幽暗中。



那种貌似曝光不足空拍照片的玩意儿,该不会就是原先的地面吧?在明莲寺高中学生会办公室周边待命的六夏等人,现在已经变得跟豆粒一样小,且快要看不见了。



我们正坐在凤岛的魔精灵背上飞行。



这种飞行方式似乎有点违反物理法则,以鸟类的生理而言也很不自然。尽管魔精灵外表跟鸟一样,却完全不靠上升气流进行滑翔。



或许这种怪物是透过低温让空气压缩,以近似喷射引擎的原理加速吧。这样以来速度当然会很惊人,不过坐起来也超级不舒服就是了。



「骗……骗人的吧!?」



我破着嗓子大喊道。冷汗自全身上下的毛细孔喷出,但肌肉却绷得像铁块一样硬,就连发抖的气力都没了。凤岛回头以冷笑的表情望着僵住的我,不知为何突然得意起来。



「风景很漂亮,对吧?说真的,我其实只想载妹妹兜风。也罢,今天就算特别服务一下,你好好享受吧。」



「嗄……住……手……快让我下……」



原本是想说快让我下去,但喉咙却因过度紧绷而吐不出完整的话。啊呜啊呜——我不断发出意义不明的怪声,没想到却让凤岛产生了奇怪的误听。



「啊?滚筒飞行?你这个乘客也太贪心了吧!」



凤岛自作主张地说完后,便突然让魔精灵进行旋转。首先是以横向旋转的方式爬升,接着再以螺旋轨迹进行特技飞行表演。这种会让人觉得主题乐园游乐设施都是小菜一碟的强大横向G力,让我几乎要失去了意识。



『等一下……凤岛!不好意思,智春他有惧高症啦……!』



「啥!?」



操绪终于看不下去,在凤岛的耳边大叫道。凤岛这才恢复正常的水平飞行方式,也慢半拍察觉出我的脸色已经死白。



「唔哇,夏目,你还好吧!?你的惧高症这么严重?」



凤岛讶异地喊着。经过那种离谱的特技飞行演练,就算是正常人都会被吓哭吧。我由于过度恐惧,甚至连失去意识都做不到,在嵩月的支撑下,只得以茫然的表情趴在妖鸟背上。



『要去哪呢?』操绪问。



「没多远啦。就在北关东的山区。」



『山区?』



「是啊。你们知道加贺篝那家伙把整架客机都抓走了吧?他已经让飞机降低高度,飘浮在山间的谷中,高度大概只有一千五百公尺左右吧。嗯,以这种速度,就算没有加压舱应该也不会得高山症。」



『啊……原来如此……』



操绪似乎很感佩地喃喃说着。



我则猜那应该是为了躲避航管局的雷达吧。加贺篝利用山区的低空让挟持来的客机飘浮。只要同时拥有抵消重力与时间静止能力,要达成这项目的并不难。难怪到现在为止都没人发现客机的去向。



不过话说回来,等天色渐渐变亮,飞机还是有被登山客目击的可能。因此他才会指定要赶在黎明前进行交易。



『嗯……可是,一直待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会冷吗?』



「啊?你们不是带了会玩火的那个女人吗?不,其实我也不懂加贺篝的考虑是什么。」



凤岛迅速瞥了嵩月一眼并说道。



这么说来,我们虽然以夸张的速度飞行,但却一直不觉得冷。果然没错,嵩月的身体周围正微微透出光芒,可能是她以自己的火焰设了一道类似结界的东西吧。



不过操绪想问的并不是这个。



『凤岛你自己还好吧?只穿一件皮夹克,而且肚子又露出来。』



那小子似乎很在意自己的穿著打扮。不过此刻的凤岛却露出一脸「为什么要问这个」的表情。



「不,我很好啊。」



『这样呀——』



操绪也莫名其妙接受了。这跟体质什么的无关,只不过是应验了「傻瓜不会得感冒」的俗语罢了,我心想。



趁操绪与对方进行没啥意义的对话时——



『不妙。这是作战计划中的状况Z……』



嵩月怀抱的丑陋无尾熊叫苦着。炫社长说话了。状况Z是指什么?我回头以眼神询问嵩月,但嵩月也困窘地摇摇头。



『就是指完全没预期到的状况,只能以临机应变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