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章(1 / 2)



新的一周开始。这个礼拜一的洛芦和高中气氛不同以往。



那是因为校外教学要展开了。



从现在开始的数日间二年级生将完全消失。少了三分之—学生的学校会比平常更冷清,校园内飘荡着些许开放感与一抹孤寂。



『今天的*欧胡岛最高温好像是廿九度耶!』(译注:Oahu。夏威夷面积第三大、人口最多的岛屿。)



「……结果这里还比较热嘛!」



早上七点五十分,我们这个地区的温度是卅三度,而且还在逐渐上升中。



我与操绪怀抱着被骗的心情,在这一早天气就热得半死的艳阳下,走进了乍看下一如往常的校舍。然而——



「这是什么……?」



放鞋的置物柜里多了一样陌生的异物,我不禁讶异地皱起眉。



是信。



让人摸不清头绪的诡异来信。



锐利得几乎能划破手指的日本纸被折了三折,最上头则以黑色墨汁注明了「急件」二字。这根本就是古装剧里才会出现的挑战状或遗书嘛。搞不好是情书喔——就连这种幸福的妄想余地都不留给我一点,真是令人不快的一封信。



此外上面并没有记载来信者的姓名。



不过很遗憾地,我认识的某个人确实有可能以这种方式寄信。



信中只简洁地描述了对方所要求的事。



——请尽速至第三学生会报到。



果然啊——我心想。



『这是冬琉会长写的?』



操绪从信的背面凑过头,同时问我。



「应该吧。」



我点点头。第三学生会会长橘高冬琉,是这所学校与学生会有关的人当中,很难得思考逻辑比较接近正常人的。



但如果要问冬琉会长算不算正常人,我还是很难回答。毕竟她平常也会背着那把超长的日本刀在校内四处活动。我并不知道她的理由,倘若要说那是因为她家开剑道道场的缘故,其他学生似乎可以接受吧,但我还是认为很离谱。



总之既然发件人是冬琉会长,会用这种特殊的信纸与书写方式就没什么好存疑了。这的确很像她的作风。



『怎么办?要去吗?』



「能不去吗?是会长直接点名耶!」



我将那封夸张的召唤信塞入口袋,叹了一口气。操绪也对我点点头。



『就是说呀!如果无视的话不知道结果会多恐怖。』



「嗯……确实。」



我一想象冬琉会长发怒的模样,就有一种寒气直上背脊的感觉。被人称为洛高第一把交椅的冬琉会长,就连那个佐伯哥都畏惧得不敢随便接近。违抗这种人所下的指示,不管有几条命大概都不够用吧!



「……我想应该不是什么要紧事吧!你想想,现在二年级不都去旅行了吗?可能是因为人手不够才叫我过去打杂的。」



我以乐观的口吻说道,有大半用意是为了安慰自己。



『嗯……是这样吗?』



操绪却对我投以深感疑虑的眼神。



『那种事用校内广播通知就可以了吧?而且为什么非得找智春不可?』



「那是因为……可能是跟科学社有关的工作吧,例如社长又开始茧居之类的。」



『原来如此……那就有可能。』



操绪终于同意我的推测了,我们也是恰好在这时抵达第三学生会办公室前。



这里跟警戒森严、宛如军事要塞的第一学生会不同,看起来就跟普通的教室没两样。要登堂入室也不像那边那么麻烦。



「打扰了。」



入口并没有上锁。我轻轻敲了两下门,接着便缓缓推开。



随后则是一阵沉默。



「……抱歉,我走错了。」



我当场又把门关上,一转身就想朝右离开。但这时在我的背后——



「夏目智春,你想去哪里?」



伴随着这句粗鲁的质疑,我还听到枪口对准自己的声响。



一名眼神邪恶的学姐坐在学生会办公室的入口附近,正在玩弄掌中的两把手枪。



要说她是美女应该也可以,但给人的印象不管怎么看都绝非正派。带有波浪卷的头发,以及故意歪向一边、似乎在嘲讽人的厚唇。这样的她很适合在左右两侧带着貌似小喽啰的两名男子,称呼这种女性大姐头应该不为过吧。



她本人似乎对自己的反派长相很有自觉,平常都以厚重的眼镜、麻花辫、扑克脸隐藏过去。因此能看到她真实面目的人并不多。



她正是第二学生会会长——仓泽六夏。



为什么那家伙会出现在这?我感到十分狼狈。



而且学生会办公室里还不只她一个。



六夏会长的对面有一名身着陌生制服的人物。那人背对着自窗口洒下的阳光,以秀气的姿态伫立着。应该又是另一位学姐吧。尽管她拥有端整的脸孔,但以她的情况,与其用美少女还不如以男装丽人来形容比较贴切。



华丽而结实的苖条身躯与修长四肢,这名少女的外貌怎么看都比较像是一名美男子。她是学生联盟的武装学生指导员。



也是本校前任的第一学生会会长——雪原瑶。



发现我们呆站着不动后,她立刻「呼」地露出一脸华丽的笑容。我见状则猛烈地不安起来。有瑶这种重量级角色同席,把我叫来这里绝对不是为了科学社的杂事吧。



「——早安,夏目智春。」



夹在六夏与瑶之间,冬琉会长以端正的坐姿位于房间最内侧。



如果屏除遮住右眼的浏海与架在一旁的巨大日本刀不看,她就像一名散发着知性气氛的普通女学生吧。



然而她那种无意识中流露出的压迫感还是很难让人忽略。这就是冬琉会长的可怕之处了。



这三位与学生会相关的三年级学姐共聚一堂,已经有一种令我喘不过气的感觉了……『好像*蔷薇馆……』——操绪突然这么咕哝这。这种杀气冲天的蔷薇馆也太恐怖了吧,我心想。总之聚集在此地的这三人,毫无疑问是怪人辈出的洛高里,最强大也最糟糕的组合,我可以这么断言。(译注:典出小说「玛莉亚的凝望」。)



「请……请问……这到底是……?」



「你终于来了,夏目智春。总之先坐下吧!」



冬琉会长不理会我的疑惑,径自指着正面的位子。



错失逃跑机会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坐在她指定的地方。



我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叫来这种根本不属于我的场合。脑中现在只剩下不好的预感而已。



魔女审判——这个名词突然浮现于我的脑海。



本来所谓的魔女审判是指中世纪对魔女的迫害行为。但倒过来比喻,某人被一群魔女围攻并吊起来,应该就类似现在这种气氛吧。



「为什么要把你叫过来,你应该知道吧?」



冬琉会长以冷静的口吻问我。这种平静的态度才是她最恐怖之处啊。



我焦躁地摇摇头。突然问我这个我一点头绪也没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诱导讯问吗?



不过冬琉会长依旧无视我的困惑。



「你跟加贺篝隆也在明莲寺高中交手过吧?」



「嗄?加、加贺篝……?」



我愣愣地反问道。瑶似乎觉得我的反应很有趣,再度「呼」地愉快笑出声。话说回来,东琉会长说的确有其事,我差点就忘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直盯着冬琉会长那双冷静的眼眸。



她们几个想知道的,或许是关于崩坏的明莲寺学生会吧!



既然是跟加贺篝隆也有关,像她们这样的大牌组合会齐聚一堂出马调查,也是极其自然的一件事。至于把我叫来的理由我现在也懂了。佐伯哥去校外教学后,她们唯一能打听详情的对象就只剩下我跟嵩月。



「你对这玩意儿的认知有多少?」



冬琉会长再度以冷静的口气问我。



随后她便从桌下取出一样物品并放在我面前。那是一件我不熟悉的人工制品。



那东西的异样外观让我困惑了好一会儿。



一眼望去,我还以为那是松茸。



全长大约廿公分,发出金属光泽的筒状物。物体尖端呈半球状的笠形,也就是俗称的香菇形吧。笠状部分是由带有荧光的绿及淡[x]组成。



「嗄……这东西……形状看起来很猥亵……」



『这该不会就是那种……大人的玩具吧?』



我与操绪打量了一会儿后各自发表感想。



「不对!」



冬琉会长怒斥一声。她是那种很讨厌别人开黄腔的人。



「这是机巧魔神的扩充零件,点火装置啦!」



「耶?」



我惊讶地瞪着放在桌上的那根机械筒。仔细一瞧,在其金属香菇部位的表面,确实配置着许多电子零件的接点。我们之前取得的另一样扩充零件——安定装置,老实说跟这还有点像。



「……原来扩充零件长得这么猥亵啊?」



「不准你用那两个字!」



冬琉会长以骇人的表情瞪着我。然而,听了我的说法后,六夏也耸耸肩。



「可是,不论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猥亵物品吧。」



瑶也以冷静的微笑点点头。



「是啊……何必做成如此[x]的外型呢?不过,在下认为冬琉想讨论的问题,或许是猥亵与艺术之间的界线该如何划分,不是吗?」



「谁要讨论那个!你们这几个人给我差不多一点!」



冬琉会长颤抖着肩膀,以恐怖的低沉声音吼道。这个人也满辛苦的啊——我一下子忘了自己的立场,开始同情起她来。



『请问……为什么点火装置会在这里?这不是明莲寺高中学生会交给佐伯会长保管的吗?」



操绪不解地问道。话说回来确实是这样,我也想起来了,于是我帮操绪转达。被称为点火装置的这项扩充零件,是明莲寺高中学生会陷入崩坏状态后,判断自己已无力保护才交给盟友佐伯哥代管。



「是佐伯玲士郎本人直接拜托我们分析这项扩充零件。关于黑科学领域的研究,毕竟还是得靠第三学生会……也就是科学狂会的力量。」



「啊……」



原来如此啊,我心想。平常即使采取对立姿态,毕竟还是同校的组织。根据现实需要有时也得相互支持。



「那已经研究出这玩意儿的功用了吗?」



「这个嘛,也不能说一无所获。」



冬琉会长说到这,有点郁闷地拨了拨浏海。



「目前唯一明白的一点是,没有一架机巧魔神适合装上这种零件。」



「耶?」



「根据阿妮娅·福尔切的报告,规格似乎全不相符。即使组装入现存的机巧魔神中,这项扩充零件也无法启动。」



『可是,这不是很怪吗……?』



操绪不解地偏着脖子。身为前操演者的冬琉会长听不到操绪的声音,所以她这番话是说给我听的。



『既然如此,加贺篝隆也要这玩意儿做什么?』



就是说啊,我也盯着眼前这根筒状机械。既然与现存的所有机巧魔神都规格不符,那加贺篝的《蔷薇辉》应该也无法使用点火装置吧。



「我也无法理解这点,不过加贺篝隆也的确想夺取这项扩充零件。」



六夏以不太爽快的表情答道。她将吸管插入不知从哪取出的铝箔包焦糖玛琪朵,同时又说:



「夏目智春,最近的事件你应该有听说过吧?」



「事件……?」



我蹙着眉。我能想到的事件实在太多了,不知道六夏是指哪个。



「就是有可疑人士闯入学生会办公室。」



「啊……就是凤岛在校内大闹那次……!」



我想起来了。凤岛与第—学生会起冲突,并使佐伯兄妹双双挂彩那次。这么说来,当天同一时间,确实有人趁机闯入第二学生会的地下金库捣乱。



「不过,我听说那次没什么太大损失啊?只不过被拿走校外教学简介之类不怎么要紧的资料……」



『当然有损失!』



六夏打断我的话大吼着。



「那家伙害我得换掉第二学生会金库的每一道锁!包括电子式的记忆装置、两个转盘式密码锁还有锁头!你知道全部得花多少钱吗?两百四十一万七百九十元!两百四十一万七百九十元!如果拿去买玉米棒,可以买廿四万一千零七十九根!」



「这、这……该怎么说,真遗憾啊……」



这么说的确没错,即使金库里的东西损失轻微,被人闯入过的金库还是不能放着不管。第二学生会遭受到如此的无妄之灾,难怪六夏会长会气得七窍生烟。



高中学生会办公室的金库要用这么高级的本来就很异常没错,但能轻易进入如此戒备森严的金库,那名可疑人物也不是等闲之辈。



不过,这跟加贺篝隆也有什么关系?



『对了……操绪想起来了!智春,你忘了之前的内裤小偷事件吗!』



操绪突然想到什么而大喊一声。



「啊……」



我脑中终于有一种拼图快要完成的感觉。



大约在两个月前,严密上锁的洛高女子更衣室发生了大量内衣裤被偷走的事件。而真正的犯人正是加贺篝隆也。



只要有通风口之类的缝隙或电线走的管路——只要一点点的空间,就能让那家伙的使魔软体兽轻松进入密室。



如果是加贺篝与他的使魔,要偷偷溜入防卫严密的第一学生会办公室,或大剌剌地走进第二学生会金库闲逛,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不,除了他以外不必作第二人想了。



「加贺篝得知点火装置被转送到市内其他高中后,就开始不断闯入包括洛高在内的多所学生会办公室。等他确认目标物就放在明莲寺高中,才会决定硬碰硬抢夺……这是学生联盟总部的分析。」



瑶的说明简洁有力。原来如此,我一下就听懂了,真不简单。



这么一来整件事就连在一块了。



加贺篝隆也如果不是为了寻找点火装置的位置,就没有必要刻意闯入洛高的每—个学生会办公室搜索。



加贺篝在明莲寺高中对我们所说的话,刚好证明了瑶提出的分析。



不过到了最后,加贺篝还是没能得逞。



那是因为接到救援请托的佐伯哥,火速赶往明莲寺高中之故。



至于原本毫无关联的我们,则是为了找佐伯哥才会误闯那里。



「呃……可是,先等一下。那凤岛来我们学校大闹又是为了什么?」



我突然想起这个疑点,于是又问。



平常严密戒备的第一学生会办公室,为了要逮捕在校内捣乱的凤岛,才会让处决部成员大举出动,使办公室大唱空城计。这跟加贺篝应该无关吧。



「这没什么矛盾的。凤岛蹴策跟加贺篝隆也串通好——这不就说通了?」



瑶就像现场有一盏舞台聚光灯在对准她一样,露出光彩动人的表情微笑道。



我想了想她话中的涵义,最后才叫出声来。



「耶……?」



加贺篝一个人就够难缠了,那个笨蛋凤岛竟然还是他的同伙?



「等等……这,这不是很棘手嘛?因为……」



「反正一定是以金钱雇用,或者拿某种利益诱惑吧。」



六夏懒洋洋地撑着脸颊说道。那是你吧,除了刚才那些条件外根本不可能要你出力。



「……如果真是那样就还好,我们担心的是,点火装置这种扩充零件,搞不好具备让那两人不得不连手的重要价值。或者,有我们不知道的第三势力促成那两人携手合作,不能排除如此的可能性……」



冬琉会长对我说道。她跟我一样脸色非常凝重。



但在如此神情紧绷的她旁边,六夏那家伙依旧自顾自啜着超甜的铝箔包饮料,瑶也不当一回事地开口:



「冬琉,你太杞人忧天了。不过,在下一直很欣赏你的这种认真性格。」



瑶简直就像想要「把」冬琉会长一样,将手环过对方的肩膀。啊——够了够了,结果一下子就被冬琉会长挥走。真是的,刚才的紧张感顿时就荡然无存。



「总之!当下的课题是,加贺篝可能会再来本校抢夺扩充零件!」



冬琉会长一边伸手把死缠着自己不放的瑶赶走,一边说明道。



事实上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点火装置暂时让你们保管——加贺篝当初正是这样对我们放话的。



那句话的意思就是,预告他很快会进行下一次的不法行动。



加贺篝如今的袭击目标已经从明莲寺换成洛高了。而且这次他还可能带着凤岛这名帮手。



如今的洛高,则由于二年级全体去校外教学,导致战力大幅减弱。



维持校内治安的主力——第一学生会部队几乎全数缺席。这种状态下能与加贺篝他们抗衡吗?我不免担忧起来。幸好这次的事件与我跟操绪完全无关。嗯,真是好险啊。



既然有这几位威震八方的大姐上场,事情就全权交给她们处理吧。像我这种角色根本没有参加的份。



「所以,夏目智春。」



只见冬琉会长「呼」了一声,露出有气无力的微笑。她这种表情看起来颇为稚嫩,老实说还有点可爱呢。



你们可以回去了——我原本以为她接下来会这么说。毕竟我所知道的情报都全都告诉她了,剩下也没什么可以问的。况且我根本就不想再碰到加贺篝一次。



结果冬琉会长却迅速与六夏、瑶默默对看一眼,然后才直接了当地告诉我:



「这件点火装置就交给你保管了。你加油吧。」



嗄……?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能愣愣地凝视那根貌似香菇的绿色扩充零件。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晕眩袭击我脑袋。砰——我不自觉从原本所坐的椅子上摔落。







点火装置就交给你保管了。



「……会……会长在说什么啊!?」



我好不容易才爬回椅子并连番叫苦。所谓的点火装置,就是这外型猥亵、看起来像恶作剧玩具的扩充零件,而且它还是加贺篝所锁定的目标。



「这种东西靠我一个人要怎么保护啊!」



我惨叫着,并像个耍赖的小朋友般死命摇头。毕竟我可是亲眼见识过明莲寺高中学生会与加贺篝对抗的下场。随随便便收下这种危险物品可是会断送自己的小命,当然要斩钉截铁地拒绝才行。



「等等等等,我并不是要你一个人保护它啊?」



冬琉会长也讶异地眨着眼。看来她应该不是想蒙混过去吧。



「可、可是会长刚才……」



「你先冷静地听我把话说完。」



她以教训不听话孩子般的口吻劝戒我,我只能乖乖闭嘴。



虽然我还没到完全信赖这位会长的程度,但不管怎么看,我都没能力与如今待在这里的三位大姐同时对抗。为了让她们放下戒心,不如姑且先装成乖巧听话的学弟,然后再伺机而动吧。



「你想想,夏目同学,加贺篝的使魔,是不是有能力侵入校内的任何一处?」



「呃,是啊……我想应该可以吧。」



我点点头,这点的确无法否定。只要加贺篝有那个意思,不要说学校了,拉斯韦加斯的赌场金库他都能随便进去。



「也就是说,这项扩充零件找不到所谓的安全保管场所。就算埋入深深的地底应该也是徒劳无功。点火装置既然也算机巧魔神的零件之一,本身就会发出微弱的魔力,只要感应到那种魔力便能马上发现它的所在之处。」



「……原来如此。」



「因此,为了预防加贺篝把点火装置夺走,让某人寸步不离地随身带着它才是最好的手段。这点你没异议吧?」



「确实……我没意见……」



冬琉会长逻辑精密的说明让我差点就要同意了。



「不,可是,为什么要挑我咧!?」



「因为没有其他适合人选了。佐伯玲士郎如果在的话应该会交给他,不过他已经去夏威夷旅行了。」



「但,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操演者啊。例如雪原小姐……」



「瑶是不行的。」



冬琉会长一句话就否决了我的提议。为什么我感到思绪一片混乱。瑶的《白银》不是被称为GD中最强的机巧魔神吗?就算是以加贺篝为对手,她都应该能不分轩轾。



「学生联盟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保护学生在校外的活动而已啊,夏目智春。」



瑶本人一边苦笑一边对我说明道:



「上次的事件,是因为加贺篝隆也的魔神相克者能力已经危害到普通学生,才会派春奈出去解决,但这次就不同了。一争夺扩充零件这种事,只限定在操演者们内部。因此像在下这种GD是不能干涉的。」



「是……是这样吗……」



我很失望地喃喃说道。



这么说来也不是毫无道理。过去瑶以GD的身分登场,全都是校外所发生的事件。至于学生会与学生会之间的抗争,她连一次也没干预过。



「在下个人是对这种长得像猥亵物的扩充零件有兴趣啦……」



瑶以不知是正经还是在闲扯的口吻微笑道,不过马上被冬琉会长瞪了一眼。



「既然如此,还有六夏……会长啊?」



我努力挖掘脑袋,终于找到了那个如今正露出邪恶真面目的六夏。



结果六夏却咧嘴并眯起眼睛,看起来更像个恶棍了。



「确定要吗?要委托第二学生会?」



「咦?」



「很抱歉我跟橘高她们不同,对分析扩充零件没有兴趣。只要有人愿意出高价买,就算买主是魔神相克者或内裤小偷我都不在乎喔?」



「不……那样就有点……」



应该说太糟糕了,我心想。在还没确认点火装置这种扩充零件的实际用途前,一下子被加贺篝拿去反而会更危险。



此外还得顾虑明莲寺高中学生会的心情。他们赌命保护的这个点火装置,倘若被别人拿去当赚钱的道具,实在是让人于心不忍。



「——仓泽六夏,你刚才说的是真心话?」



冬琉会长冷静地质疑道。她的声音就像一片结冻的刀刃,让原本炎热的这个房间顿时降低为隆冬才有的低温。我这才惊觉,那把原先架在一旁的日本刀,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冬琉会长握在手中了。



「哈哈,当然是玩笑话、玩笑话!」



在这种寒风刺骨的气氛中,六夏勉强挤出开朗的笑容辩解道。那种表情就好像,她完全没感受到充斥于整间办公室的冬琉会长杀气般。冬琉会长虽然不是普通角色,不过六夏这家伙也不惶多让就是了。我与操绪在一旁只能不住地发抖,胆战心惊地观望这两人的危险对话。



「第二学生会才不会乱卖还没搞清楚真正价值的商品。这点你可以相信我们。」



六夏以自信满满的口气试图说服对方。不,我没办法相信你。



「……所以你明白了吧?不能交给六夏保管。合适的人选只有你一个了,夏目智春。」



冬琉会长语带疲惫地表示。虽然每次这种时候我都要敬佩她的用心良苦,但我可不能在这时轻易退让。



「那个……就算不交给我,冬琉会长也可以自行保管吧?」



「那、那也不行。」



只见她脸部肌肉顿时一绷,迅速地对我摇着头。



为什么呢?我的思绪又开始紊乱了。虽说冬琉会长并不能召唤机巧魔神,但身为前操演者的她,据称战斗力还在瑶之上。保护点火装置的最适合人选,应该是她才对吧。



「总之,这个扩充零件就交给你了。在校内加贺篝应该不至于引发规模过大的战斗。如果是在校外,我们会负责保护你。」



冬琉会长不知为何以焦躁的口吻快速说完这段话。我则「嗯唔」地低吟一声。



「有大家的保护是很好……不过,还是让冬琉会长保管……」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那,制作几个假的点火装置,让大家各自携带好了……」



「我才不要!」



冬琉会长几乎是以惨叫的方式抗拒道。为什么那么坚持嘛?我心想。不让瑶或六夏携带的道理我还能接受,但她自己应该不成问题吧?



「为什么呢?可以请会长说明一下吗?」



「那、那是因为……呃……」



冬琉会长终于被惹毛了,对我露出忿忿的表情。随后,她才不知为何以狼狈的姿态小声说:



「……因为很像猥」



「……猥?」



「总之!这种貌似貌似猥亵物的扩充零件怎么能让女孩子随身携带嘛!」



东琉会长终于自暴自弃地大叫道。发现她的脸一路红到耳垂后,我顿时瞠目结舌起来。



「咦……耶耶?」只有这个理由吗!?



「反正这是会长的命令。我命令夏目智春保护点火装置!完毕!」



「唔,唔唔……」



听完冬琉会长的宣布,我只能有气无力地哀号几声。



我仰头看着身边的操绪,她也只是对我默默摇头而已。操绪的说话声,冬琉会长根本听不见,就算她想帮我说话也是爱莫能助。



预告第一节上课即将开始的预备铃响了。那事情就这样啰——六夏与瑶事不关己地各自离开办公室。留在房间里面的只剩下冬琉会长跟我们,还有那个扩充零件而已。



我无奈地瞪着桌上那根外型真的很猥亵的玩意儿。



「请问……会长说要随身携带,到底该怎么……?」



夏季制服并没有能藏起这玩意儿的空间。如果勉强塞在口袋里,光是在路上被人看到自己裤袋的这根突起物可能就会被逮捕了吧。



冬琉会长似乎很能体谅我的感受。



「啊,对喔……那么,你用这个吧。」



她在学生会办公室的置物柜东翻西找,最后拿出了一样可以解决问题的装备。



那是连绳的包袱巾。



她把原本装在里头的喉糖等杂物全部倒干净,并将扩充零件塞入空荡荡的袋子里,最后才把提绳交给我。



将绿色香菇完整裹起来的包袱就挂在我的腰际晃来晃去。



「挺……挺好看的。」



冬琉会长勉强挤出亲切的笑容称赞我。



我则什么话也没说。



这么恶劣的感觉还是我人生头一遭吧。







才一大早,我就以疲惫不堪的心情步向教室。



「前面的状况呢?」



『嗯,放心吧。道路已经净空了。』



操绪先从走廊窥探教室内,最后才对我招手。



教室内正陷入菜市场的状态。大概是因为教职员会议开太久,导师柱谷到现在还没现身。我努力钻过正在到处串门子的同学们缝隙,尽量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偷偷接近自己的位子。要是我随身带着这根奇怪绿色香菇的事实被人发现,天晓得会被冠上什么样的难听名号。我一定要在那之前迅速抵达座位才行。



「夏目?」



结果我才刚走进教室没几步,就被人叫住了。



说话声的主人是佐伯妹。



她以异常机敏的反应发现了我的行踪,并在嘈杂的教室内,以格外响亮清脆的语调朝我抛出了问话。



「你在做什么?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她边说还边朝我靠近。其他同学的视线也纷纷转移到我这里来。我赶忙将装有扩充零件的布袋藏在背后,操绪则贴身站在我后方,试图挡住袋子的存在。



只可惜佐伯妹并没有错过我们这种不自然的举动。



「那是什么?干嘛要藏起来?」



「咦?没有啦……我并没有藏什么东西啊。」



「那就拿出来让我看看。」



佐伯妹歪着脑袋追问,我想她应该没有恶意吧。



但我还是不自觉慢慢后退。没想到竟然被最糟糕的对象撞见了。要说起讨厌开黄腔或低级笑话,佐伯妹的程度可是与冬琉会长不分上下。要是被她看见这根绿香菇,铁定会火冒三丈。该死的柱谷这时候又偏偏不来教室。



「……这、这是某个人暂时要我保管的啦。所以我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看。」



无可奈何下我只好如此对她说明。基本上并没有说谎。确实是有人要我暂时保管这玩意儿。



但佐伯妹却「唔嗯」了一声,显露出更为狐疑的表情。



「……太诡异了。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怎、怎么可能嘛……才没那回事哩……」



虽然不诡异,但的确见不得人。



「那到底是什么嘛?有人要你暂时保管那个人是谁?」



佐伯妹似乎决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种别人愈想隐瞒自己就愈想挖掘出真相的心态,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呃,这是谁的东西我很难解释……」



「不能告诉我吗?果然很可疑啊?」



「就、就说了,不要乱猜嘛……」



我这才察觉自己已经退到墙角了。感觉就很像被对手逼入角柱边的拳击手一样。举目没有任何逃生之路,我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那个……东西的真正主人是,佐伯你的哥哥。」



「……我哥哥?」



佐伯妹严重的狐疑之色在转瞬间便烟消云散了。嗯——我赶忙再度对他点头。总之,事情就是这样,详情你自己去问佐伯哥吧。



但佐伯妹这时却再度怀疑地转动脖子。



「真奇怪……为何哥哥要把东西交给夏目保管?」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