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终章(1 / 2)



「……这次的事件结束方式实在是让人太不愉快了」



第二天放学后的化学准备室中,朱浬学姐依旧是熟悉的那身黑衣。她一边倾斜着手中的咖啡杯,一边忧郁地如此喃喃说道。



一点也没错——我心想。



魔神相克者、恶魔的非在化、副葬处女分离机、血腥味、无可挽回的事件。结果,加贺篝隆也究竟逃去哪了也没人知道。他那架被破坏得很惨的机巧魔神大概要花很久时间才能修复吧,但这并不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案子。也就是说,事情并没有获得根本的解决。更糟糕的是,我也失去了拯救操绪的线索。



朱浬学姐这时再度郁闷地吐出一口气。



「我好不容易才装备好新开发的护法穿甲弹跟破片效果弹头,结果还没赶到战斗就已经结束了……这次有学生联盟的认可,我还以为可以尽情体会火药的快感呢……唉——」



「……」



拜托——学姐所谓的「结束方式实在太不愉快」该不会就是指这个吧。她果然还是那么地我行我素。



不过话说回来,朱浬学姐会产生这种感想的心情我也不是不懂。



加贺篝事件打从一开始我们就晚了一步。当我们知道这件案子时已经有许多名恶魔被害者了,阿妮娅的姐姐也早就开始非在化,所以基本上结果本来就很难挽回。



「结果加贺篝的经历到现在还是没调查清楚。」



朱浬学姐很难得露出茫然的表情自言自语。她似乎陷入了长考,还以莫名充满魅力的眼睛朝上望着窗外的景色。



「我想那应该不是他的本名吧。这么高明的机巧魔神操演者要是能查出真实姓名就好了……他怎么跟克莉丝汀·福尔切认识也依旧是个谜。我原本还以为是克莉丝汀倒追加贺篝,但看来又不是如此——该怎么形容,就好像……」



好像有人在刻意隐蔽情报一样——朱浬学姐似乎想接着这么说,但又陷入了不自然的沉默。



关于那点我也一直很在意。原本是留学生的克莉丝汀·福尔切到底是怎么邂逅应该毫无接触点的加贺篝隆也,甚至成为对方的契约恶魔?



我一下子想起佐伯哥在三温暖里对我所说的话。



王立科学狂会并不是你的盟友——



的确,克莉丝汀·福尔切就是应王立科学狂会——也就是洛高第三学生会的邀请才会来到日本留学;而也是在这个契机下,加贺篝隆也才有机会变成魔神相克者。



虽然我不是说这两者一定有因果关系,但如果要问王立科学狂会真的都没插手吗——我实在很难相信。



「……也罢,反正这次由璃子小姐跟妮娅最后都安然无恙,这么说来也算是可喜可贺了。」



朱浬学姐以重新整理心情的口气说道,然后又将视线投向化学准备室的入口。



刚好阿妮娅与嵩月结束了班上的活动并匆匆赶来。



我原本以为应该还在沮丧的阿妮娅,过了一晚却意外地精神抖擞。她再度展现出一开始的高傲态度。克莉丝汀最后告诉她的那短短几句话似乎让阿妮娅重新站了起来。



「——姐姐说她绝对不会消失。」



之后操绪才帮我向阿妮娅打听出来。



「我相信我所选择的契约者,而且我会很快恢复健康、再回去找你。请不要再伤害我朋友——姐姐是这么告诉我的。」



因此我也相信姐姐所说的话——阿妮娅这么表示道。



我虽然讶异但也相当感动。对克莉丝汀这位女性的尊敬更是油然而生。



本来应该是情敌关系的琴里小姐也被她视为朋友。明明契约者对自己的爱已经消失,甚至使自己逐渐产生非在化,克莉丝汀还能说出这种宽宏大量的话,根本不是普通人办得到的。她甚至还贯彻了自己的意志,挺身从《黑铁》手下保护自己的情敌。



所以阿妮娅才会如此信任自己的姐姐吧。真是了不起的女性,难怪阿妮娅会对这位姐姐如此自豪。



不过话又说回来,琴里小姐也是主动放弃了让自己复活的机会。为了不让所爱的加贺篝继续犯错,主动把我们请入了别墅——有这么好的两个女朋友陪在身旁,加贺篝那臭小子为何还会陷入那种疯狂状态,我真是搞不懂。



直接跳到结论吧,在那两位女性的衬托下更显得加贺篝的没用。而被加贺篝视为同类的我难道在别人眼中也是如此?一想到这我就感到有些沮丧。无法完全否认这点更是我的致命伤。



「啊……有血……」



刚进入化学准备室的嵩月立刻对我以焦急的表情说道。



「啊啊,你说这个……?」



我望着自己的左手。从缠在中指上的绷带中渗出了些许红色的血迹。昨天因强行拔下戒指



所造成的伤当然还没痊愈。尽管伤势并不算多严重,但因为是日常生活不时需要动到的部位,所以伤口没事就会裂开。



都是你们的错——我瞪着阿妮娅与操绪,结果那两人却装作毫不相千的模样迅速别过头。



为我套上不幸戒指的阿妮娅丝毫没有要反省的意思,操绪得到附身的新特技后也感到欣喜若狂,似乎没事就想找机会拿我的身体作实验。我决定要收回先前的发言了;加贺篝那家伙过得比我爽太多了,这种人根本没资格叫我同类。



嵩月不知从哪里取出急救包,还以非常开心的模样帮我解开旧绷带。



总之,袭击恶魔事件也算告一段落,她预计今天就要搬回潮泉家的小屋。朱浬学姐之后应该也会安静一阵子吧。阿妮娅再过几天大概就会习惯日本的生活,我自己也差不多可以重回安稳平静的日常生活。



一回想起步步惊魂的这几天,我就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