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序章(1 / 2)



台版 转自 chelsealoli@轻之国度



我这辈子第一次搭飞机的经验是发生在三年前。



那时我是和一名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少女一起,她的双亲恰好在伦敦工作。在对方父母要求我与他们女儿一同前往英国玩的半强迫招待下,我终于搭上了首度的空中旅程。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就像世上常有水到渠成的机缘巧合一样,我就在非出于自己意志的情况下搭上了那班飞机。那是梅登航空公司(Maiden Atlantic)从成田机场起飞的MS九○一号班机,飞往伦敦的希斯洛机场(Heathrow Airport),时间则是我即将升上中学前的春假。



当天的我其实正为了两件事情而苦恼。



其中之一是我患有严重的惧高症。



近在眼前的飞机比我想象中来得更为庞大、沉重。要搭乘如此丑陋的机器在半空中飘浮,简直是令我难以接受。前一天夜里,我做的梦更是糟透了。包括入学考试失利、在悬崖边失足、搭乘的太空船在太气层中坠落烧毁等,总之,都是一些宛如坠入无止境深渊般的恶梦。在漫长得令人厌烦的出关检查手续后,我终于抵达机票上指定的飞机座位。当时,其实我已经陷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做好随时都会丧命的打算。



而另一个令我郁郁寡欢的理由,则是与我同行的那位青梅竹马,看起来心情好像比我还要糟糕。



我的青梅竹马名叫操绪。



全名水无神操绪,双子座AB型。原本十分期待能与双亲见面的她,却在今早与我会合后出现了奇怪的举动,甚至不知为何生起了闷气。即便我问她理由,她也不肯告诉我。操绪那天早上曾问我她今天的打扮如何,我只不过回了一句“差不多”,难道这也值得动怒吗?况且她那天的发型及所穿的大衣都与平常大同小异,我还能怎么回答?就算我跟她从幼稚园时代便认识了,但操绪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



当天,我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而操绪则坐在我的身旁啃着巧克力。



“呃。”



“……”



我唤了对方一声后,操绪默默地转过头,故意半眯着那双颜色略淡的大眼。其实从小学毕业后她就渐渐长成令人心动的美少女了,然而正因如此,所以生起气来的模样反而更加吓人。



“你现在在吃的巧克力是我买给伯父的礼物耶。”



“那又如何?”



就是这种压抑怒火的感觉。



“……好吧。对了,你有看到坐在前面的那个女孩吗?”



“没有。”



“长得很漂亮呢。应该还是中学生吧,不过个子很高喔。”



“那又如何?”